--这是一个专业记述近代国内外犯罪史的网站,本站记述内容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可能有些犯罪分子过于血腥、恐怖、恶心以及反人类的一些举动,请各位朋友们做好心理准备。亲如果喜欢本网站的话,不妨点个收藏吧!独警惕不如众警惕,顺便在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们哦!目的是让更多人在外要注意安全,传播正能量,打击犯罪行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两悍匪对抗千余名军警--邵江彬、耿学杰
  • 作者:明飞 | 来源:犯罪档案网 | 浏览点击:
    0.0




  • 人数
    2人
    关系
    生死好兄弟
    国    籍
    中国
    姓名
    邵江彬、耿学杰
    出生地
    河南
    击毙时间
    1988年








           在1988年11月8日,驻湖北襄樊市武警某部战士邵江彬、耿学杰行凶杀死排长后,抢走冲锋枪2支,子弹200余发(一说1100余发)。在流窜过程中,打死打伤群众多人,抢劫财物。11月27日,两犯在自贡荣县来牟乡抢劫一辆北泉牌货车逃窜至井研县竹园镇,开枪打死农机站会计,又抢劫县煤建公司野马越野车向乐山方向逃窜。


          武警战士邵江彬、耿学杰杀人后抢劫冲锋枪逃亡。为了抓捕他们,部队前后调动1500多名军警,使用子弹17000发、手榴弹334枚、40火箭弹20枚、火焰喷射器3具、催泪弹13枚、瓦斯弹9枚。即便如此,军警付出了牺牲8人(含1名围观群众)、伤9人(含3名围观群众)的代价,却仍然搞不定。最后被迫采用美国人对付越南游击队的那一套,将800多公斤汽油灌入歹徒躲藏的坑道,将他们活活烧死。这个案件在1988年可以称得上震撼全国。

    网传记述
     

    1988年11月案发时,歹徒邵江彬、耿学杰都很年轻,1个21岁、1个20岁,都是河南人。

    他们是现役武警战士,在湖北襄阳左驿镇4支队服役,是襄北劳改农场5分场的看守。

    大家都知道,劳改农场的武警战士和作战部队有很大区别。

    作战部队的军人或者武警在服役期都是训练的,军事素质较高。

    劳改农场武警因平时仅需要站岗执勤、押送犯人之类,一般只进行基本新兵训练。

    11月7日晚上,邵江彬、耿学杰两人又溜出军营,在小饭馆喝闷酒。

    邵江彬骂道:这个姓江的(年仅20岁的代理排长)太不是东西,今天当着众人面臭骂了我1顿。真该剁了他!

    耿学杰:谁不知道我们劳改农场,就你军事素质第一,枪打的多准。总队组织的射击比赛中,你还拿过亚军。你又有一身拳脚功夫,整个总队有几个这样的?现在好了,你入伍这么久,入党提干没你的份,整天骂你,我都看不下去。

    邵江彬:这姓江的和我们一起入伍的,有几斤几两谁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算什么东西?我看他连枪都拿不稳。妈的,我们被这种人踩在脚底下,被他欺负,我怎么也不服气。

    耿学杰:不服气又怎么样?人家有后台的,不然20岁就当排长了?

    邵江彬:好了,你也别说我。你入伍时间比我还长,混的比我还惨。我好歹还是站岗的战士,练了一手枪法,退伍可以去干保卫。你倒好,养猪的兵,饲养员,丢人不丢人!你不想想,退伍以后人家问你干什么,你怎么好意思说?养猪在哪里不能养,跑到军队去养猪?白白耽误时间!

    耿学杰瞬间怒火中烧:这倒是,太他妈欺负人了。他让我去养猪,还不是我没送礼吗?我和你不同,我家是农村的,家里吃饭都困难,哪有什么钱送礼。

    邵江彬:我说我们去收拾他,我是再也忍不了。老子在家里也是有名有姓的,别人遇到都绕着走,能受他的气?你怎么说?

    耿学杰:去就去,我也不是孬种。不过,剁了他以后怎么办?

    邵江彬:跑呗。我们跑到四川西北部去,那边地广人稀,没有什么公安。我们在那边躲个几年,然后花钱买个户口,漂白一下就没事了。

    耿学杰:保险不保险啊?

    邵江彬:你就是没用!你也知道,我入伍前判刑3年,走后门塞了钱,不就提前释放还入伍了吗!在中国,有关系有钱什么都搞的定。

    耿学杰:好!那就干!

    不错,诸位没看错。

    邵江彬在入伍前,是河南当地的恶霸。他身材高大,练了一身拳脚功夫,欺男霸女,曾经因强奸罪被判劳教3年。出狱后,因当时我兵役制度不完善,家里走后门送礼将邵江彬送入部队。有人说改革开放初期没有腐败,这显然是胡言乱语,连刑满释放人员都能参军。

    邵江彬和代理排长江某(真名就不说了)有很大矛盾。客观来说,邵江彬性格暴躁,为人凶悍,曾经和战友们打过几次架,导致不能入党提干。这同江排长没什么关系,也不存在刻意整他的说法。

    关键是,江排长也就20岁年纪,是一个入伍3年的军人,资历不深,不能服众。江排长的性格强硬,看不惯邵在部队里面的霸道作风。为此,江排长多次在公开场合批评邵江彬,不给他留面子,还当着他面打电话汇报给上级领导,深深的得罪了他。

    邵江彬这种人没事还主动找事,更别说别人惹他。

    身材矮胖的耿学杰倒是没有什么劣迹,却因入伍后被安排养猪,也对江某很不满,伺机报复。

    这两人一拍即合!

    在8日晚上12点,2人回到劳改农场。邵江彬从枕头下摸出一把牛角尖刀,耿学杰则打着手电筒,2人趁黑摸到江排长单身宿舍门外。

    写到这里,大家奇怪了。一个排长怎么能够单独居住呢?

    当年即便是连长,也是要和连指导员2人住1间。

    这就是劳改大队情况的特殊性。

    这里只有1个单独的武警排驻扎,排长也就单独住一间。

    这在平时似乎没什么,还让排长居住更为舒适,却为歹徒行凶提供了好机会。

    耿学杰一脚用力踢开房门,邵江彬拿着尖刀冲进去,对准江排长就捅。

    可怜,江排长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要害就身中数刀,惨叫一声送了命。

    后来很多人反应,他们曾在凌晨听到一声惨叫。

    这里是劳改农场,犯人们经常斗殴打架,有这种叫声也不稀奇。听到叫声后,管教干部在监狱里巡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也就没有在意了。

    眼见杀了人,耿学杰倒是害怕了起来:走!快走!

    邵江彬:这样走不行,等一会。

    邵江彬仔细找了一会,发现了江排长放在抽屉里面的兵器室钥匙。

    耿学杰:你干嘛?要拿枪?

    邵江彬:你傻啊!现在我们杀了人,监狱发现尸体马上就会追出来。如果被他们捉住,肯定就枪毙了。反正都是死,不如拿着枪走,遇到了军人警察就拼一拼,兴许还能有个活路。

    耿学杰:我是养猪的,不会用枪啊。

    邵江彬:你新兵训练时候,不是也开过几枪吗?这就行了。遇到军警,我来打,你就胡乱开枪壮壮声势。

    于是,邵江彬摸到了兵器室,取出了便于携带的2支56-1式冲锋枪(可以折叠)和200发子弹(一说1147发,但不太可能,这得有30多公斤重)。

    邵江彬坐过牢,颇有逃亡的经验。他们穿着武警制服,将冲锋枪背在身上,子弹装在背包里,骑1辆自行车逃出劳改农场。

    骑了1个小时,自行车上了公路。正好路过1辆卡车,邵江彬立即将自行车仍在路边,伸手拦车。

    司机见1个背着枪的武警战士拦车,急忙停下。

    邵江彬说:老乡,我们是前面襄北劳改农场5分场。刚刚跑了一个犯人,我们奉命出来追人,你快把我们送到前面的火车站去。

    司机知道确实有个5分场,没有丝毫怀疑,将2人送到火车站。

    凌晨2点,邵江彬他们将冲锋枪折叠起来藏在身上,子弹装在提包里面拎着,乘坐最近一班火车跑了。

    第二天八点多钟,劳改农场才发现江排长被杀,邵江彬和耿学杰失踪,2支冲锋枪和大量子弹失窃。

    大惊之下,劳改农场紧急通知上级武警机关,武警方面又通知地方。三折腾四折腾,等到他们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邵江彬和耿学杰已乘坐火车赶到了河南省,跑出去几百公里了。

    他们都是河南人,但知道警方肯定会去老家抓捕,没有敢于回家。

    邵江彬非常狡猾,他判断警方一定会封锁火车和汽车站。

    第二天中午,他们就在河南许昌下车,不再乘坐火车逃亡。

    然后,邵江彬和耿学杰以武警的身份,借口追捕逃犯,不断的搭卡车。

    1988年,社会上的营运车辆不多。警方排查也都以火车站汽车站船运码头为主,很少拦截过往的车辆。

    邵江彬他们2人,就这样一路逃到了山西,又经过陕西最终到了四川。

    前后逃亡10多天,因2人一身武警制服,又携带长枪,众多司机根本没有怀疑。

    邵江彬他们倒是高度紧张,平时很少睡觉,疲惫不堪。不敢住店也没钱住店,2个人多是露宿野外,此时都蓬头垢面,人不像人了,不能伪装成武警了。

    到了陕西以后,邵江彬就将他们的武警制服脱下藏在包里,换成了普通老百姓的衣服。

    穿普通衣服搭车就难了,也容易被怀疑。

    邵江彬思考再三,决定抢车。

    邵江彬在公路上拦住1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谎称要搭车。

    小伙子刚刚下车,就被邵江彬用冲锋枪顶住。

    小伙子吓得发抖: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伙计,你要车就拿去,千万不要开枪。

    话音未落,邵江彬就扣动了扳机。

    呯,子弹穿胸而过,小伙子被当场打死。

    2人骑着这辆摩托车,一路向南逃窜。没多久,他们又没钱了。

    驾车逃到四川省南充市,他们身无分文,连一碗面条都吃不起了,邵江彬决定再去抢。

    在一个镇上,邵江彬看到有家烟酒店生意很红火,就决定抢这家。

    当天晚上,邵江彬和耿学杰翻入这家商店,用枪抵住了老板。

    老板从睡梦中惊醒,发现冲锋枪顶在头上,自然是一动不敢动,被堵住嘴绑了起来。

    耿学杰在店里搜了一通,砸开钱柜,找到了1000多元现金(当时工人年薪1000元左右)。

    耿学杰问:这老板怎么办?

    邵江彬:什么怎么办?他见了我们的样子,肯定要杀了!

    耿学杰:这家店在镇子中间,不能开枪啊!

    邵江彬左右看了看,找到一条麻绳,将这个老板活活勒死了。又杀了1个人!

    这2个歹徒继续向南逃窜,到了乐山市境内车子没油了,又找不到加油站。邵江彬就将车子轮胎戳破,扔在了山间一条小河里,2人步行逃窜。

    11月27日,天刚刚亮,荣县来牟乡皂角村1个农民大爷去田里干活。

    刚刚走到田边,大爷就看到麦打子留下的麦杆堆里,有2个小伙子在睡觉。当时农村还是很封闭的,四川农村人员流动很少。偶尔有外乡人来,多是访亲问友,不可能睡在野外。这个大爷觉得2个人很可疑,联想起最近经常出现偷鸡贼,就跑回去报告了村长。

    村长但学清警惕性很高,带着十几个民兵拿着木棍赶到现场。

    当年没有电视,农民文化生活很贫乏。听说要抓人,村民们纷纷赶来看热闹,一下就来了一百多人。

    这群人将邵江彬和耿学杰围了起来。

    邵江彬本来想开枪杀出去,但看到村民很多,怕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就想蒙混过关。

    但学清盘问:你们哪里来的?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耿学杰回答:我们是安徽人,来这里收天麻(一种稀有药材)的!

    但学清:收购药材怎么不进村子睡?睡在村外干嘛?

    耿学杰语塞,邵江彬也支支吾吾,说不出理由。

    但学清:看你们鬼鬼祟祟的,跟我们去乡政府治安室调查清楚!

    邵江彬:我们收药材犯了什么法?

    但学清:你们是不是收药材的,也要等调查了才知道!快走!

    这边,十几个民兵开始拉邵江彬和耿学杰。

    邵江彬见对方人多,只好说:不要拉,我们又不是坏人,跟你们去就是了。

    但学清他们监视着这2个人,一起走到牟乡政府的治安室。

    治安室里面有住乡民警、乡治安员、乡武装部长这3个人。

    小小的乡政府,治安室能有多大?村长但学清带着邵江彬和耿学杰进去以后,屋里就站满了。其他的民兵和看热闹的群众,都只能留在屋外。

    但学清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说怀疑这2人是小偷。

    住乡民警见着2人面目憔悴,浑身肮脏,哪里像什么药材商人,倒很像小偷的样子。

    民警反复盘问邵江彬和耿学杰,两人很是紧张,前言不搭后语。民警见2人各拿着1个很大的黑色提包,怀疑里面是赃物,要求打开检查。

    邵江彬和耿学杰说里面是收到的天麻,拒绝开包。

    民警强行去拿包。

    邵江彬和耿学杰急忙阻止,几个人拉扯了起来。

    混乱中,民警一把夺过邵江彬手上的包,用力拉开。

    包里上层放着一套武警的制服和一些食品。

    民警一惊:好小子,连武警的东西都敢偷?

    民警再往包里面看,突然看到一根黑色的枪管:啊!有枪!

    民警一句话没说完,邵江彬突然一拳打过来。

    邵江彬这小子身材高大又练过几年功夫,拳脚很厉害。他一拳打倒了民警,随后又一脚踢倒了乡武装部长。民警被打倒后,马上爬起来,从身后勒住邵江彬的脖子。这边,乡武装部长也挣扎着爬起来,挥拳向邵江彬脸上打去。

    邵江彬急了,一边伸手从腰间掏匕首,一边对耿学杰大喊:发什么呆?快开枪。

    耿学杰听了这句话,才回过神来。他用力拉开提包的拉链,拿出冲锋枪。

    机灵的村长但学清,见耿学杰掏枪,立即扑过来,一把抓住枪管。

    耿学杰奋力争夺,但身材矮小,没什么力气,夺不过来。无奈之下,耿学杰只能扣动了扳机射击。

    耿学杰是养猪的饲养员,只在新兵训练开过几枪,没有什么枪法可言。

    呯呯呯,子弹从村长但学清手臂上擦过去,撕裂了一大块肌肉。

    村长但学清头脑很清楚,他只要一松手,不但自己活不了,整个治安室谁也别想活。

    村长但学清手臂鲜血直喷,仍然死死抓住枪管。

    耿学杰急了,死死扣动扳机,呯呯呯,剩余的20多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

    因村长但学清抓住枪管,这些子弹全部乱飞,治安室内没有一个人中弹。

    治安室里的人没事,外面看热闹的就倒霉了。

    56式冲锋枪的7.62毫米子弹穿透力很强,100米内能穿透0.4米厚的木板。子弹轻松射穿了屋子的墙壁和窗户,击中外面一个盐厂厂长的头部。这个厂长当场死亡,另外还有2个村民受伤。村民们这才大惊,四散逃开。

    子弹打完了,村长但学清还牢牢抓着枪管。傍边的乡治安员,乘机一拳打在耿学杰脸上!耿学杰被打的摇摇晃晃,村治安员又一膝盖,将他打翻在地。

    但此时,邵江彬拔出腰间的匕首,一下刺入乡武装部长的腹部,然后又刺中了民警的颈部。这2人都受重伤,生命垂危,先后倒地。邵江彬终于抢走了包,迅速拿出冲锋枪。

    邵江彬枪法精湛,1枪就把乡治安员打倒了。

    村长但学清见情况不对,顾不上受重伤的手臂,拖着那支没有子弹的冲锋枪,迅速冲出了治安室。

    邵江彬顾不上对治安室里面的3个人补枪,冲出来追击村长但学清,要抢回那支枪。耿学杰也跟着冲了出来。

    村长但学清已经拐入傍边小路,跑的看不见了。

    此地不能久留,邵江彬他们只能先逃走。

    乡政府门口停着一辆白泉农用车,邵江彬朝天上连开3枪,威胁司机张师傅立即开车。

    司机张师傅非常惊慌,立即开动。这边,乡政府干部赵林元听到枪声,赶出来查看情况。

    邵江彬看到赵林元冲出来,抬手1枪将他打倒,赵当场死亡。

    车子开出十多里,因司机张师傅双手发抖,将车轮陷入路边泥坑。张师傅一个人推不动,邵江彬骂骂咧咧的下来一起推车!

    正好乡农机站站长杨军全路过,他认识司机张师傅,以为车辆出了故障,好心来帮忙。

    邵江彬看到1个陌生人走近,误以为是来抓他们的,立即开枪。

    呯,子弹穿胸而过,乡农机站站长杨军全送了命。

    这边邵江彬一枪托打倒了司机张师傅,又拦住了县煤建公司的野马越野车(四川八九十年代自产的一种越野吉普车)疯狂的逃跑。

    路上,邵江彬向一个赶场的老汉打听:到成都在哪里赶车?

    老汉说:高凤县有长途车。

    邵江彬:好,赶快去高凤。

    这边,村长但学清很快回到乡政府,向上级机关报告。上级听说歹徒持枪连杀多人,立即命令周边各乡武装部长带领民兵拦截。

    邵江彬和耿学杰他们的车,经石牛、门坎、高滩、东林到达井研县高凤乡时,遇到该乡的民兵设卡拦截。

    县人武部作训参谋兼动员参谋李忠兴,当时正在带领全县200多名民兵搞军事训练。消息传来时,已是中午12点左右,县武装部除留下一名副部长带民兵外,所有机关干部、各乡武装部长、民兵连长共60余人来不及吃饭,分成几个小组,向发生警情的方向进发。李忠兴那一组由政委曾学文带队,有参谋黄智勇、干事许光华等12人,保五乡民兵连长李学荣也在队伍中。他们紧急征用了县供销社的一辆东风车作为交通工具火速前进。

    到了高凤乡政府,群众围上来向追捕组反映情况,都说是逃犯往仁寿县的永宁方向跑了。

    李忠兴说,你们谁知道走永宁的路?这时,一个拴围腰的中年汉子说:“我晓得。我给你们带路。”他跑回去换了一身崭新的中山装,就跟着队伍出发了。他自我介绍名叫罗佐元,是饭馆老板,当过兵。在后来的战斗中,罗佐元一直冲在最前面,最后壮烈牺牲。

    在罗佐元带领下,他们设卡堵住了2个歹徒。

    民兵的战斗力不强,武器也差。他们15人手中仅有几支56式半自动步枪,还非常老旧。枪支不足,一些民兵还拿着训练用的老式步枪(日军的38式)!这种武器装备,哪里对付手持冲锋枪的邵江彬。

    况且,拖家带口的民兵打仗是客串性质,也没有受过严格训练,谁都不愿意拼命,也不能拼命。

    而邵江彬不拼命就死路一条,一正一反,结果可想而知。

    邵江彬发现有人在公路上设卡拦截,立即开枪,民兵也迅速还击。

    双方开始枪战,邵江彬用56式冲锋枪反复扫射。民兵们哪里经受过这种枪战,加上火力不及,完全被压制住,头都不敢抬。

    枪战期间,正好有一群赶集的群众沿着公路走来,堵住了道路。

    邵江彬挥舞冲锋枪大喊:快滚开!要命的就别堵住路。

    结果呢?萨沙服了。

    当时报纸写道:听到邵江彬的怒吼和枪声,赶场的人不但不跑,反而认为有热闹可看,拥挤过来。街道变得更加拥挤,车更是寸步难行。邵江彬提起冲锋枪对着地面打了一梭子,溅起的跳弹击伤了刘树华等几名赶场的群众。

    这一梭子扫过去,当场打倒7个人,有个抱在怀里的小孩也被打断手指。

    群众这才惊叫着跑散(真不怕死啊!),公路让开一条路。邵江彬逼迫司机高师傅驾车硬冲,闯过了这个关卡。

    民兵们追了过去,又开了四五枪,但车辆已经跑远了。在枪战现场,民兵们找到了歹徒遗留的一根军用人造革腰带、一个冲锋枪弹夹,里面还有十几发子弹。

    民兵各追捕组继续穷追不舍。与此同时,县城方向的公安、武警等方面的援兵源源赶来,自贡方向的追捕队伍也在逼近,高音喇叭广播着追拿逃犯的号令。临时前敌指挥所进驻高凤乡政府。

    车子又开了几公里,邵江彬认为军警很快就会包围过来,不能再沿着公路跑了。

    两人弃车步行并且命令司机高师傅继续往前开,迷惑追击的军警。

    路上,邵江彬发现远处有很多人声,知道跑不了,就想在附近山上躲一躲。

    他遇到附近龙马五组1个村民:哪里有更高的山?有没有山洞?

    农民哪里知道他们是逃犯,老实回答:没有更高的山,洞倒是有一个,叫毛狗洞,有几十米深,四通八达。

    邵江彬:毛狗洞有多远?

    农民:还有五六里路吧!

    邵江彬:来不及走这么远。傍边这是什么地方?

    农民:这是白岩沟,没有多大,里面很多石头,路也乱。我们本地人也经常在里面迷路。

    邵江彬:好,也就只能钻这个白岩沟了。

    于是,2个歹徒钻入了白岩沟。农民觉得情况不对,立即报警。

    知道爆发枪战后,乐山市立即调动军警进行追捕。市政法领导小组组长担任总指挥,决定搜索前进,就地击毙歹徒。

    驻军武警和民警根据农民提供的线索,逐步包围白岩沟。

    白岩沟并不大,只有约两公里长。两边高山夹峙,其中一边是百米高的悬崖,光溜溜寸草不生。沟内怪石嶙峋。每块巨石下有很深的石缝,一道山涧小河淙淙流淌。这里地形非常复杂,今天还有不少驴友跑去玩户外。

    邵江彬和耿学杰也被复杂的白岩沟,搞得头晕脑胀,一度迷了路,。

    当时还不能确定邵江彬和耿学杰就躲在白岩沟,就由民兵进行初步的搜索。

    中午,民兵连长李学荣带着大批民兵进入白岩沟,正好和迷路的邵江彬和耿学杰迎面遇到。

    邵江彬抢先开枪,呯!李学荣胸部被射穿,当场牺牲。

    这边邵江彬又朝着其他民兵扫射,民兵们纷纷卧倒躲避。好在这里石头多,到处可以隐蔽,邵江彬余下的子弹都没有击中,打的石屑飞溅。

    邵江彬和耿学杰发现沟口有上百民兵,吓得急忙向后退。

    经过反复搜索,他们也没有找到另外一条出沟的路,只能躲在一个易守难攻的石洞里。

    因民兵连长李学荣牺牲,其他民兵不敢向前,只能将白岩沟包围,向后方报告。

    等到军警赶到,歹徒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军警只能分散开胡乱搜索,这样一来就加大了伤亡率。

    搜到下午4点,草丛中突然飞出一发子弹,打穿武警战士龙朝晖(武警自贡支队6中队战士)胸前武装带的弹匣。子弹穿过弹匣击中他的胸部,龙朝晖随即牺牲。

    听到枪声,军警们立即向这里靠近,但还是不知道邵江彬和耿学杰躲在哪里。

    20分钟后,2名搜山民警发现石洞有些可疑,向这里走过来。

    冷不丁的,一梭子弹扑面而来。2名民警1个头部中弹(乐山市公安局三处民警符从军),1个腹部中弹,一死一伤!

    听到枪声的军警闻讯而来,再次缩小了包围圈。

    仅仅几分钟后,饭馆老板、民兵罗佐元(退伍军人)发现石洞外躺着受伤的民警,立即高声呼喊同伴并且试图去拖人。

    一句话还没喊完,呯的一声,1发子弹飞过来,准确击中罗佐元头部。

    罗佐元脑浆迸裂,当场牺牲。

    可惜了这个见义勇为的好人。

    由此,军警们彻底锁定了这个石洞,将它团团包围。

    武警、民警、民兵各路人马自认为必胜,纷纷向石洞扫射。

    一时间,呯呯呯呯,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上百支枪械纷纷扫射,好不热闹。

    子弹如雨点一般,射入石洞口,连洞口拳头粗的灌木都被整齐的打断。前后扫射了长达10多分钟,共发射了上万发子弹。

    石洞里面毫无动静,所有人都认为2个歹徒肯定被乱枪击毙了。

    于是,扫射逐步停止了,靠前的罗宏(乐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侦察员)忍不住从隐蔽处爬出来,试图进入石洞。

    刚刚靠近洞口,呯,1发子弹再次击中罗宏头部,又死了1个人。

    短短3小时内,我方伤亡多人,基本都是被击中头部胸部要害。可见,开枪的歹徒邵江彬枪法颇为了得(此时他已经身中2枪负重伤)。

    此时,军警不敢继续强攻了。

    根据当地群众介绍,从外面看,石洞似乎很普通,其实易守难攻,不好对付。石洞深达8到10米,宽2米,高只有1米多。但洞里面有1处较为宽阔的平台,可以容纳七八人站着,可以藏人。洞口非常狭窄,进洞必须弯着腰爬进去,这就成为缓慢的活靶子。

    石洞里边的人能看见外边一百多度的范围,外边要想看见里面,就一定要站洞口直视才行。

    石洞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逃脱,却有很多石缝四通八达。即便堵住了洞口也不能影响洞里面的呼吸,向洞里灌水、防毒也都没用。

    因久攻不克,伤亡大,看来石洞里面很弯曲,靠枪械是不行的。

    指挥部讨论了一下,决定用手榴弹炸,迅速从后方调来几十箱手榴弹。

    武警部队抽调一些投掷手榴弹的能手,在40米外投掷了大量手榴弹。这些武警战士投掷的很准,一时间上百枚67式木柄手榴弹,准确的扔进洞内爆炸,声音震耳欲聋。

    硝烟散尽,武警、民警认为歹徒肯定被炸死。经过简短讨论,他们决定用警犬开道,在熟悉地形的当地农民的指引下,进洞搜寻尸体。

    让军警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名歹徒根本没死(耿学杰被炸成重伤)。

    在3个村干部带领下,警犬员曾永富牵着狗进入洞口。

    呯呯呯,一梭子弹横扫出来,4人前仰后翻全部跌倒,一死三伤。高凤乡计划生育专干左建军牺牲,警犬也被打死。

    这一下,指挥部傻了眼。

    枪对付不了,手榴弹也不行,那要怎么办呢?

    商量在三,指挥部决定调解放军驻扎乐山的13军149师一部主力来助战(该师参加过中越战争),用40火箭筒解决他们。

    部队迅速赶到这里,由侦察连负责绘地形图,确定了火箭筒发射的位置。

    准备完毕后,再次由军警开枪压制洞口。随后,侦察连几个战士用69式40火箭筒连续发射20发。火箭弹准确击中洞口,大地震动,巨石摇晃,洞口的杂草全被烧焦。

    40火箭筒的威力很大,对于轻型工事破坏力巨大。如果邵江彬和耿学杰是躲藏在坚固的石屋内,此刻一定必死无疑,石屋也会被击碎。

    可惜,他们是在一个深达近10米的石洞内。40火箭弹是没有办法拐弯的,充其量也就是将洞口炸了一遍。

    这次进去的侦察连官兵学乖了,没有冒进。副连长匍匐到洞口,小心翼翼的打着手电筒向里面张望。

    几秒后,呯的一枪,一发子弹准确击中手电筒,把副连长的大拇指也打断了。

    副连长大惊,带伤快速爬了回来,邵江彬和耿学杰还没有死。

    面对两个歹徒的地道战,指挥部体会到当年日军的心情,真是无可奈何。

    上面催得紧,指挥部只能速战速决,他们被迫提出四种方案:

    第一,水淹,筑坝使洞内进水淹死两人。不过,根据地群众介绍,这个洞内部石缝很多,四通八达,灌进去一百吨水也没用;

    第二,烟熏,也无法奏效,原因同上;

    第三,爆破,石洞底部极为坚硬,专业矿工也要七八天才能挖出缺口,根本无法安炸药;

    第四,火攻。这是参加过越战的侦察连提出的建议,用油泵通过输油管道将汽油灌入洞内,放火烧死。

    反复研究,最终指挥部决定采用火攻。

    在商讨期间,军警还在想法设法歼灭邵江彬和耿学杰。

    解放军部队提出使用瓦斯弹。这种瓦斯弹很厉害,人只要闻到立即会失去意识,吸入量较大还会有生命危险。于是,解放军防化连发射了21枚瓦斯弹。

    就像上面说的那样,这个洞内四通八达,毒气很快散开,没有任何作用。

    解放军战士并不知情,认为歹徒肯定已经死了。于是,2名解放军精英战士沈吉军 (13军149师侦察连10班战士),赖大兵(13军149师侦察连7班战士)戴着防毒面具,小心翼翼的进入山洞。

    这次倒是走了三四米都没事,不过很快就响起了连续的枪声。

    呯呯呯,2名战士身中数枪,全部牺牲

    见战友牺牲,解放军急了,使用威力更强大的82无坐力炮。

    轰!轰!随着无坐力炮前后喷出长长的火龙,石洞内再次响起大爆炸,洞口也被炸塌了一部分。

    解放军战士试图进入时,洞内又响起枪声。

    无奈之下,解放军喷火连提议,用对付越南人的喷火器试试看。3个喷火兵偷偷爬到洞外,几次喷火。

    可惜,洞实在太深,喷火器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因为喷火出现事故,导致1名喷火兵受伤(无语)。

    此时白岩沟聚集1500多名军警,本来伤亡应该就是军警。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不少群众伤亡。

    当时社会娱乐贫乏,农民都喜欢围观看热闹。

    当地群众闻讯,蜂拥前来看热闹,一下子来了上万人,赶也赶不走。当地报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记者,也前来现场摄象、摄影、记录,到处一片混乱。民警没有处理这种枪战的经验,没有及时疏散人群,导致后来出现了重大的平民伤亡。

    每次军警枪炮齐鸣后,洞里一片死静,当公安干警和战士进去时却又遭到邵江彬扫射。邵江彬自知此次必死无疑,甚至还向洞外胡乱扫射。7.62毫米子弹射程远,威力大,1500米外仍然有很大杀伤力。子弹纷纷落入伸头看热闹的群众中,造成1名群众死亡,3名群众重伤。

    到了这个时候,围观群众才退到几公里后的安全线外,真是为了看热闹都连命都不要!

    经历者回忆:这一天,四乡八邻的老百姓可热闹了,几辈子没见过这样大的场面。好多好多的人都跑去看热闹,四周的山头全站满了人,可能有几万,把当地的麦子地踩的是平平整整。我老爸当时和学校的几个年轻老师一起商量,也要去看热闹的,把我高兴坏了。但是第二天传来消息,说一个看热闹的,看着看着就倒下了。一看,眉心中间中了一枪,说是那个地方石头太硬了,子弹打上去就弹飞了,飞过来就打死了看热闹的人。这个消息,让我老爸和他几个同事都不敢去了。

    县人武部作训参谋兼动员参谋李忠兴回忆就更夸张:我发现歹徒躲在白岩沟,立即带着高滩乡的武装部长刘福全,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回3公里外的高凤乡政府报告情况。跑着跑着,我就惊呆了。这一路上,四面八方的追击队伍和看热闹的群众从各条路上源源赶来,把公路都堵塞了。看热闹的拖家带口,上到六七十岁老汉,下到七八岁的儿童,还有抱着婴儿的妇女。为了预防被自己人当成逃犯而开枪误伤,我们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喊:“不要开枪!我们是武装部的!”

    各种方法用尽,指挥部最终决定实行火攻:连夜,农民们下山扛来了800多公斤汽油,当地矿山送来管子。天一亮,侦察兵们爬过去将装满汽油的瓶子往洞里扔,输油管也在抢架,最后将这么多汽油全部灌进洞里,只待指挥部一声令下了。

    洞里没有枪声,可能耿学杰邵江彬觉得最后的时刻来了吧,抵抗已经没有意义。一声令下,大火轰的一下烧起来了。火势大得惊人,把山洞烧的像火焰山一样,那些石头都烧崩了。洞里面歹徒携带的子弹也被烧着,噼里啪啦的响起来。

    这下歹徒如果还不死,下面就只能用原子弹了。

    大火熄灭以后,军警从坍塌的洞口爬进去。

    在洞的深处,发现2具相互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因为烈火的作用,尸体都被烧的只剩一点点大了,像2只大猴子。这就是那欠下十几条人命的邵江彬和耿学杰!

    看来,最后时候这2个家伙是拥抱在一起,走上黄泉路的。冲锋枪已经被烧毁,歹徒携带的子弹都已经被烧炸。

    更让人惊讶的是,经过尸体解剖发现,2人被烧死前都已经受重伤。

    邵江彬身中2枪,耿学杰则被4块弹片击中,伤势都非常严重。这2个悍匪带着重伤,却能坚持3天2夜,着实让人惊叹。

    白岩沟围剿战斗长达60个小时,参战公安民警、武警600余人,解放军官兵129人,动用了曾参加越战的解放军146师的侦察连、防化连、喷火连,各类参战人员(包括当地民兵)总计1516人。

    战斗中出动大小车辆120台,使用子弹17000发,手榴弹334枚,40火箭弹20枚,火焰喷射器3具,催泪弹13枚,瓦斯弹9枚。我方付出了牺牲8人(含1名围观群众)、伤9人(含3名围观群众)的惨重代价。

    如果加上之前的伤亡,前后被两歹徒打死打伤的人数高达35人,死亡14人。

    前期搜山有一定伤亡还可以理解,毕竟敌暗我明。既然已经把歹徒包围在洞中,又知道洞没有其他出口,完全可以以逸待劳,把他们围困几天同时使用攻心战。洞中没粮没水,歹徒们又能坚持几天呢?非要什么速战速决,萨沙说:真是没话说。

    这个案件很出名,在四川传的很广,甚至有人还谣传说军队调动武装直升机和榴弹炮。

    该案发生后,邵江彬和耿学杰所在武警大队的中队长、指导员被撤职;大队、支队领导都被追责。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中国为什么禁枪了吧。

    对付仅仅持1支冲锋枪的2个亡命歹徒,尚且如此。如果不禁枪那还了得,社会执法的成本就太高了。


温馨提示:适度阅读益脑,过度阅读伤身;抵制不良思想,拒绝犯罪行为;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 相关内容
    亲,要不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2018-2019 犯罪档案网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1793534327@qq.com
  • 这是一个专业查询国内、国外、及港澳台的知名犯罪记述档案网。本站并非盈利性网站,站内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百科网,每篇内容都有标注其出处,所以本站将不对其内容和版权信息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处理。本站初衷只为提供查询和分享的目的,为的是让更多朋友们要宣扬正能量,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同时在外要提高警惕,注意人身安全,遇到危险和犯罪行为的,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及时的报警。弘扬国法,宣扬正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犯罪档案网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