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专业记述近代国内外犯罪史的网站,本站记述内容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可能有些犯罪分子过于血腥、恐怖、恶心以及反人类的一些举动,请各位朋友们做好心理准备。亲如果喜欢本网站的话,不妨点个收藏吧!独警惕不如众警惕,顺便在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们哦!目的是让更多人在外要注意安全,传播正能量,打击犯罪行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山西“红衣杀手”--杨树明
  • 作者:小桥 | 来源:犯罪档案网 | 浏览点击:
    0.0

  •            

    中文名
    杨树明
    伤亡人数
    9人死亡,3人受伤
    民    族
    人物性质
    杀人犯





            杨树明,从1992年3月起到2004年11月间,以女性为侵害目标,疯狂实施故意杀人、抢劫犯罪12起,致9人死亡3人受伤。2014年11月21日9时50分,被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核裁定判处死刑。

    杨树明,男,1966年出生,现年40岁,寿阳县人,初中文化程度,家住阳泉矿区。从 1992年3月至2006年2月的14年间,杨树明在阳泉矿区马家坪地区,以夜间和雨雪天气为隐蔽,随机尾随女性,疯狂杀人、抢劫作案。仅1992年2月 至7月的5个月时间就作案4起,致3人死亡、1人受伤,使阳泉矿区马家坪地区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女职工及女学生更是心惊胆战,舆论哗然。

           此后,杨树明在该地区变换作案手段,先后杀死6人、杀伤2人,受害人年龄最大的42岁,最小的仅有16岁。更令人发指的是,其作案手段异常残忍。 由于被害人多为身穿红色等艳丽服饰的女性,他曾被当地人称为“红衣杀手”。

    连续作案14年、身背9条人命、震惊当地的阳泉矿区马家坪系列杀人案,8月8日在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02年,这一案件曾被公安部列为一号督办案。犯罪嫌疑人杨树明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被阳泉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2006年8月10日,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树明死刑,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6年11月21日上午8:30,杨树明被验明正身,押上刑车。9:30,公判大会结束后,杨树明被依法公开执行枪决,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案件回顾
    山西青年报讯(孟存田)11月21日是阴历十月初一,是中国传统的鬼节。在阳泉市矿区赛鱼附近的河道里,一声枪响之后,杀人恶魔杨树明被击毙。杨树明从1992年3月起到2004年11月间,以女性为侵害目标,疯狂实施故意杀人、抢劫犯罪12起,致9人死亡3人受伤,此案当时惊动全国
    ■直击现场
    杨树明被枪决大快人心
    11月21日9时50分,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宣读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裁定判处杨树明死刑。随后,阳泉市人民法院依法将罪犯杨树明验明正身,押赴刑场。
    在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读判决书时,杀人恶魔杨树明被武警押在车上。记者注意到杨树明的眼里并没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他的头不时转动着向周围看。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宣读执行死刑命令时,杨树明依然面无表情。9点50分,杨树明被押着从宣判现场出发在阳泉矿区的街道上游行,百姓把周围的街道都站满了,不少人的脸上流露出“恶人终食恶果”的兴奋表情。游行完毕后,杨树明被押到刑场执行枪决。
    死者家属精神状态不佳 记者随后见到了死者家属李先生。李先生告诉记者,光是枪毙杨树明那也太便宜他了,他的一条命换不回9条命。李先生的亲人是在9年前遇害的。李先生家和杨树明家挨在一起,是前后排房,两人从来没有说过话。李的妻子遇害后,李就经常半夜出来寻找妻子和寻找犯罪线索。在破案以前,李先生还怀疑家里是不是有了仇人,所以一直坚持接送孩子。杨树明被捉以后,李先生的心才踏实下来。
    ■临刑之前
    杨树明认为看守所是天堂
    11月20日是杨树明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杨树明在狱内见到了妻子。他的妻子哭着说:“你一直在杀人为啥也不告诉我?”杨树明说:“你太单纯,告诉你怕你害怕。”杨树明还要求和妻子握手,他握着妻子的手说:“来世再见。”杨树明告诉记者,他最牵挂的人是自己的女儿。他还要感谢阳泉的民警,因为他自从被抓到看守所里后,一点罪也没有受。杨树明说:“在看守所里就是到了人间天堂。”
    死前想为妻儿献血
    杨树明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请求将自己的鲜血献出来,他认为自己献血之后,妻子和孩子生病后就不用花钱买血了。由于看守所没有献血设备,他最终并未如愿
    ■杨树明其人
    “他平时掩饰得很好”
    历时14年,杀死9人,捅伤3人的阳泉矿区马家坪系列杀人案案犯杨树明被枪决了。杨树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平时对女人有没有偏见呢?记者来到原阳泉钢铁俱乐部附近,找到了他以前工作的地方。
    “杨树明有什么不良嗜好吗?”刘老板说:“杨树明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不赌博不逛歌舞厅。他唯一喜欢的是喝酒抽烟,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喝酒,而且每次要喝半斤以上的白酒,再喝些啤酒,喝多了也不胡闹,就是躺在床上睡觉。杨树明平时喜欢串门,没事的时候经常和周围邻居聊天。
    “而且,当附近干活的人和杨树明谈到女性时,他并没有表现出偏见和痛恨,也没有出现奇怪的反应,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大家谈论起马家坪系列杀人案时,杨树明对凶手表现得非常痛恨,对死者也特别惋惜和同情,可以说掩饰得很好。
    “公安部门传讯杨树明后,听说对他用了测谎仪,回来后杨树明表现得有些不正常,第二天工作中竟然出了大错,把客户送过来的防护网全部给焊错了,之后他就出现了心神不定……”
    杨树明的住处相当简陋
    21日,记者还专程来到杨树明的住处阳泉矿区王岩沟采访。从阳泉矿区俱乐部下车后,步行五六分钟就到了一个住宅区。通向杨树明住宅的路是一条由水泥盖板盖住的一条水沟而成的坑洼路,有500多米长,一米多宽。他住的家不太大,厨房是自己用木板搭成的。杨树明的邻居告诉记者:“杨树明从小就住在这里,不多说话。在邻居玩扑克玩麻将的时候,杨树明有时候也会参与进来,但很多时候光是看别人玩。他一般不和邻居打交道。”杨树明的三个巧合
    阳泉杀人恶魔杨树明是在今年阴历的清明节被公安机关抓获,在阴历七月十五被逮捕,在阴历十月初一被执行枪决。 [1] 
    案件回放
    1992年3月2日零时许,家住马家坪西居民区的钟蕊(化名)下班途中遇害。
    1992年3月7日晚10时30分,24岁的女工张然(化名)在途经马家坪咸菜厂附近回家 [2]  时,被人卡住脖子,左侧背部被凶徒用单刃刀连捅四刀,后经抢救脱险。
    1992年4月22日晚10时30分,29岁女工时春(化名)途经马家坪西区石坡处回母亲家时,遭到歹徒迎面拦截,腹部被歹徒持单刃刀连捅两刀,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死亡。
    1992年7月11日零时40分,23岁女工李昕(化名)外出返回住处时,在矿区平坦新区居民楼道内,被尾随而来的歹徒用单刃刀连捅八刀,当场死亡。
    1993年12月27日晚9时40分,30岁女工郝花(化名)下班回家行至马家坪西区运输二场北侧土坡处时,被尾随歹徒用单刃匕首连捅七刀,后经医护人员抢救无效死亡。
    1998年5月6日晚8时许,30岁的辽宁籍女青年张秀(化名)打着雨伞走进河神庙一拆迁锅炉房废墟内时,被凶犯朝胸腹部连捅数刀。就在张秀倒地后,凶犯又先后实施了剖胸、划脸、捅刀、割乳头等行为。
    1999年5月31日晚9时许,19岁女青年王花(化名)从河神庙华梦歌厅外出,当行至河神庙口“之”字形台阶附近的厕所处时,被凶犯劫持连刺胸腹部、背部七刀。次日早6时被人发现死于马家坪南区一菜地里。
    1999年11月15日晚6时20分许,37岁女工毕平(化名)回到市委党校居民楼内时,被尾随而来的凶犯连刺胸腹部数刀,当场死亡。
    2000年11月23日晚9时15分,21岁女工张雪(化名)下班行至王岩沟口石板路段时,被尾随凶犯采用卡脖子、拖拉等手段拦截,背部被连捅四刀,经抢救脱离危险。
    2001年10月10日中午12时许,43岁女工郭沁(化名)在回家途经王岩沟居民区时失踪,遭到凶犯捆绑、殴打、侮辱、绳勒等,又被剖腹、割脸皮、碎尸等,手段凶残,令人发指,3天后尸体被抛出。
    2004年11月24日晚,下班回家的青年女子唐蕊(化名)与同事们在矿区俱乐部分手后,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凶犯连续数刀刺中胸腹部、颈部。
    阳泉矿区马家坪变电站附近致一男子重伤。
    罪案现场全貌


    (一)基本情况

    犯罪人:杨树明

    犯罪地点:集中于阳泉市以北马家坪地区

    作案时间:1992年3月2日~2005年2月13日

    作案数目:作案12起,其中9人死亡,3人幸存

    被害人情况:11女,1男

    (二)具体案情介绍(共十二环)

    ①第一案

    1992年3月2日夜间十二点左右,26岁的钟某(女)下夜班回家途经马家坪西区运输二场北侧土坡时遭到尾随而来的杨树明突然袭击,杨树明手持单刃刀具直接捅刺其心脏部位,钟某当场死亡

    此案并未引起警方太大重视,原因是本案中杨树明从行为上来看暂未表达出更多畸形欲求,且警方怀疑钟某的手提包丢失,于是定性为一起抢劫杀人案

    另外,现场仅发现一枚疑似凶手的足迹物证。

    ②第二案

    1992年3月7日夜间十点半左右,21岁的张某(女)在途经马家坪菜市场附近时被潜藏在暗处的杨树明从后方控制,锁喉要挟到暗处后,杨树明用刀朝其背部连续捅刺,(据其供述)由于作案过程中被害人叫声太大,“好像听到有脚步声”,故迅速逃离现场,一个小时后,昏迷的受害人被发现并送往医院,最终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成为本案三个仅有的幸存者之一。

    可惜的是,张某由于恐慌和当时光线太暗,看不出杨树明的长相,只能确定“他力气很大,很专业”。

    ③第三案

    1992年4月22日夜间二十三点左右,29岁的时某(女)在回家途中于马家坪西居民区遭到杨树明的迎面袭击,杨树明手持尖刀直接捅刺被害人腹部基本伤情为“共两刀,其中一刀捅中要害。”,奄奄一息的时某在半夜被人发现并送往医院,但最终由于抢救无效死亡。

    一个月零20天时间,连续发生三起类似故意伤害事件,警方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马家坪这个地小事儿多的地方,而因为被害人钟某和时某被害时所穿衣物为红色,群众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凶手专杀红衣女子”的传言流传在大街小巷,从这起案子开始,警方对马家坪地区的重点可疑人群进行排查(包括一些累犯、惯犯等),但最后并没有查到有价值的信息。

    ④第四案

    1992年7月11日凌晨一点左右,23岁的李某(女)遭到杨树明跟踪尾随,在马家坪新区居民楼内被冲上来的杨树明连捅数刀,当场死亡,除去致命伤外,这次出现了多处死后伤

    ——胸部五刀;

    ——腿部一刀;

    ——背部两刀;

    由于案件发生地和手法类似且有越来越暴虐的倾向,此案的发生给了警方极大压力,原专案组也被解散,成立了又一个专案组,由公安厅直接挂牌督查,警方开始对案发地周围进行了工作量非常大的调查,每天重复的问询调查让周围群众由积极配合到开始产生厌恶情绪,然而警方依旧感到凶手就像隐藏在层层迷雾之中一样,让人无法视其真身,案件调查始终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⑤第五案

    1993年12月27日夜间二十一点四十分左右,30岁的郝某(女)遭到杨树明跟踪尾随,在行至马家坪西居民区北坡空地时被其从背后袭击,被捅数刀倒地后,杨树明再次持刀捅刺其腿部,随后逃离现场,郝某在当夜被送往医院,最终由于抢救无效死亡。

    其实,先前发生的几起案件,已经让当地居民每天活在恐怖之中,要知道,马家坪这个地方,位于阳泉郊区,是个垃圾成堆、很落后的地区,而因为靠近矿区,很多女性都是在矿区打点散工,夜班是很常见的事情,因此家中有夜归的女性亲属,男性必须早早的去路边等候,这几乎成了当地男性的日常任务,郝某的丈夫也是如此,但恰是27日这天,丈夫由于临时有事,没有按点去接郝某,可谁会想到,就是这一次小小的疏忽,竟然给了恶魔可乘之机,这个黑暗中的恶魔,居然在一年零五个月之后再次造下血案。

    ⑥★第六案

    1998年5月6日,30岁的张某(女)在夜间二十二点左右从朋友家回家途中天下起了大雨,因为没有带伞,于是她来到马家坪南居民区旁边一处拆迁废弃房避雨,被潜伏于暗处的杨树明袭击,腹部被捅数刀,随后,凶手对尸体进行了虐尸,具体包括:

    ——割去乳头;

    ——过度捅刺(腿、胸、手臂);

    ——毁容(刀划脸部);

    ——被害人下体赤裸,性器官暴露;

    ⑦第七案

    1999年5月31日夜间二十一点左右,19岁的王某(女)从歌舞厅回家途中经过矿区医院以南的居民楼附近时遭遇杨树明跟踪尾随,被其捅杀于一个公共厕所内,腹部中了三刀,其中两刀刺中要害,当场死亡。

    ⑧第八案

    1999年11月15日傍晚十八点半左右,37岁的毕某(女)下班回家,遭到杨树明跟踪尾随刚进入楼道即被其冲上前朝腹部连捅数刀,当场死亡。

    受害人家属:我们家在2楼,她在1楼的楼上躺着,浑身是血,没有救了,没必要救了,太残忍了,可以说是目不忍睹。

    从第六案到第八案,凶手的行为不断刺激着警方的神经,调查人员仍然一波又一波的换着,命案仍然一起又一起的发生着,所有人都知道有下一起,所有人却又都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时候?下一个又是谁?”

    就像当年专案组成员王探员说的那番透着那么几丝无奈的话:

    ——“俺们在前面走,后面的老百姓就说,电视上这帮家伙演得可神了,实际上你看这案子破了多少年了都破不了。”

    ⑨第九案

    2000年11月23日夜间二十二点左右,21岁的张某(女)下夜班途经马家坪北居民区旁的石桥时遭遇杨树明袭击,杨树明手持尖刀锁喉要挟将其拖至桥头暗处,随即用捅其腹部4刀离去,值得庆幸的是过桥的路人周某及时发现并将张某送往矿区医院,因为抢救及时且未捅中要害,张某成为本案第二个幸存者,但就像第一个幸存者一样,她也由于光线太暗和过度紧张,没有看清杨树明的长相。

    ⑩★第十案

    2001年10月10日中午43岁的郭某(女)在回家途中失踪,实际情况是杨树明将回家途中的郭某挟持入家,随后将郭某捆绑,对其实施了虐待,最后将郭某捅死,实施了虐尸行为:

    ——用刀捅刺其下体;

    ——划脸;

    ——剖腹割胸;

    ——碎尸;

    三天之后,杨树明将碎尸分次抛出,杨树明抛尸的顺序也很耐人寻味,这点后面我们会介绍。

    这起案件让马家坪地区的恐怖氛围达到顶点,路边警察到处都是,为了防止命案继续发生,警察不间断的在这一地区夜巡值班,路灯也安了不少,巡防队员们每3人负责10米地段,住在该地段的所有女性成了保护重点,可以说为了以防万一,当地民警们甚至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然而,不幸的事还在继续上演。

    ⑪第十一案

    2004年11月24日夜间二十三点左右,26岁的唐某(女)在下夜班回家途经王岩沟旧街住宅区时遭遇杨树明跟踪尾随,并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其连续捅刺腹部数刀,当场死亡。

    ⑫第十二案

    2005年1月18日夜间二十一点左右,37岁的刘某(男)回家途中在马家坪变电站后方的空地旁遭到杨树明背后袭击,杨树明持尖刀对其背部连捅数刀后离去,事发突然,几乎未经反抗刘某就被捅倒在地,这个过程被一个路过的司机看到,他赶紧报警并将刘某送往医院,由于抢救及时,刘某成为了最后一个幸存者,同时,也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因为距离较远、光线暗等原因,目击者也无法看清杨树明的面貌,只形容他“不胖不瘦”、“跑得很快”。

    (三)落网

    这一部分网络上的信息基本真实,测谎部分直接引用相关新闻内容。

    ①突破口:拥有冰箱的独居者

    至于本案为何十多年才得以侦破,我们后续会谈,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杨树明杀人没有什么预谋可言,甚至可以说是“带把刀半夜出去转转,机会合适就做案”,因此留下的证据很少,直到2001年10月10日的碎尸案,它的不同寻常给了警方重大突破口:

    这起案件的被害人郭某在10月10日失踪,13日早晨出现被抛出的第一包尸块,随后在晚上,警方发现了第二袋,警方从腐烂程度和冰渣得到一个关键信息——凶手的住所里有冰箱。

    结合碎尸这个行为需要一定个人空间,警方推测犯罪人很大概率是独居,有很私密的个人空间,这两个点结合起来,警方就把视线放在了「拥有冰箱的独居者」这个群体当中。

    根据这个线索,警方继续在马家坪及附近进行排查,到2004年,最后把范围缩小到19人左右,但是由于没有确凿证据支撑,对这些人的侦查难度很大。

    2006年3月,阳泉警方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心理测试中心求助。

    ②测谎技术锁定犯罪嫌疑人

    2006年3月20日,心理测试专家丁同春带领两名研究生来到阳泉市。
    为了确保准确,丁同春决定分别根据系列捅人案和碎尸案分别出两套测试题目。
    2006年3月23日,第一轮测试开始,第一个走进测试房间嫌疑人就是杨树明,因为杨树明的家离郭某被杀案现场最近,而他下岗后自己盖了一间房在里面搞电焊,房间里又有冰箱,符合连环杀手的被怀疑条件。
    杨树明表示愿意接受测试后,工作人员把测量脉搏、呼吸和皮肤电的3根导线接在杨树明的身上,接受测试开始,第一遍测试中,杨树明频繁吸鼻子,显示器上他的呼吸图谱显得很不稳定,第二遍测试时,他又连连干咳。
    通过对第一遍、第二遍图谱的分析,丁同春发现,虽然杨树明的部分反应不是很明显,但在藏尸、碎尸、塑料袋内的物品等几个重要的测试点上,他都有对应反应。
    随后,其他18人先后接受了心理测试,在关键问题上都没有明显反应。
    3月25日,专案组与丁同春商量再出一套题,测试杨树明。
    3月26日,无论警方怎么做工作,杨树明坚决不再接受测试。
    次日,阳泉市公安局将犯罪嫌疑人杨树明拘审。
    4月3日,阳泉警方宣布马家坪系列杀人案告破,犯罪嫌疑人杨树明被抓获。
    从他的家中,警方发现了20余把各种尖刀。
    杨树明被抓获时说到:“算你们聪明,从测试到抓我都没说我是凶手,要不我把你们都扎死。”

    图:被逮捕的杨树明

    对于丁老师,我个人虽没有见过他,但我看过他的很多著作,也听教授经常说起他,长期参与侦破很多要案,对后辈也非常耐心,业界楷模,非常佩服。

    附:测谎仪锁定14年变态连环杀手

    ③审判

    2014年11月21日9时50分,杨树明被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核裁定判处死刑。

    随后,阳泉市人民法院依法将罪犯杨树明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现场谈话实录

    时间:2006年8月11日 星期五

    地点:阳泉市公安局看守所管教室

    冯彪,魁梧的身材、白净的面庞挎副眼镜,颇有学者气质,曾与多名死刑犯进行过面对面的对话。依照有关监管场所的严格规定,杨树明被看守民警押解到管教室。

    “报告!”走到管教室门口,杨树明规范地喊道。

    冯彪:“进来……坐下吧!来了两个月了,生活上还习惯吗?”

    杨树明:“还可以!”

    “见过我们墙上的标语吗?”

    “看见了!”

    “说说,是什么内容?”

    “失足在昨天,悔悟在今天,希望在明天……”

    冯彪:“我们过去的标语可不是这样,而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标语的变化上,也体现了我们由强制管理向人性化管理的转变。所以,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们尽可能地给予满足!”

    “谢谢,目前没什么要求!”

    “好了,谈谈你本人的经历吧。”

    杨树明稍微沉默了一会儿,长出一口气,说道:“那就从我初中毕业以后谈起吧!”

    “我18岁的时候,初中刚毕业,到三矿一个工厂的翻砂车间打杂工,属于待业青年,只是清扫车间卫生。在工厂工作几年后,我便开始与同厂的一位比我小四岁的女工谈对象。”说到这里,杨树明两眼凝视着墙角,脸上略带微笑。

    “起初,周围的人们都认为我们成不了夫妻,因为她家(指女方)条件比较好。于是,我下决心,一定要促成这件婚事。我经过努力实现了这一愿望。当然,在这期间,我也遭受了不少波折!除了情感上的,还有工作上的。由于原来的单位不景气,我先后多处打工,在建筑行业、在税务所、在钢琴厂……但咋努力也没有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谈到这里,杨树明低下了头,语气低沉,“这让我感到,社会对我咋就这么不公……”说着,杨树明戴手铐的双手不由放到桌子上。也许是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所不妥,便又自觉地放了下来。

    看到杨树明沮丧的样子,冯彪插话,“其实你是错误地认识了自己的价值。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正确地估价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找准自己的位置,更不能将自己的波折归咎于社会……”

    杨树明低着头,沉默无言。

    面对死亡的恐惧

    时间:2006年9月14日 星期四

    地点:市公安局看守所谈话室

    这天一大早,监区内有四名重犯被法警执行注射死刑

    “报告!”杨树明依旧站在门口。

    “进来……”冯彪应答。

    看得出,杨树明的面部表情隐藏着一丝的恐惧与不安。

    冯彪说道:“今天有四名罪犯被执行死刑,你知道了没有?”

    杨树明语音颤抖,“我也是刚刚听说!”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自己的结果吧?”

    “知道!杀人偿命,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更何况我罪孽深重!”

    冯彪,“看来,你从第一次作案就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

    “嗯……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杨树明故意拖长了语音,“这些年来,我一直认为我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杨树明叹了口气,“唉,我最终还是没有逃脱……真是应了那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古训。”

    冯彪郑重地说道,“还有一句古训你应该清楚,那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时的杨树明悔恨道,“是、是……”

    稍作停顿,杨树明问道:“我知道,现在执行死刑都是注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痛苦不?”

    冯彪当即回答,“实施注射死亡法是我们国家司法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也是人性化司法的一项重要内容。目的就是为了减轻被执行者的恐惧心理和痛苦。”

    听了这番话,杨树明的精神放松了许多。他试探着问道:“我能不能提些要求?”

    冯彪慎重地说道,“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法律政策允许,有关部门批准,我们会根据条件满足你。”

    可能是这些话感动了对方,杨树明的眼睛微微泛红,他提道,“从被公安局传唤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了,我

    都没有见过家人。我非常想念他们,特别是我的老婆和女儿。能不能让我再见见她们?”

    冯彪告诉说:“你的心情我们理解。我可以把你的要求反映上去……”

    此次是几次谈话中最短的一次……

    罪恶人生的末路

    时间:2006年11月20日下午 星期一

    地点:市公安局看守所

    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在市公安局看守所特审室,对马家坪系列残害妇女案罪犯杨树明进行死刑复核。经有关部门批准,杨树明与妻子及姐姐进行了最后的见面。

    见到亲人,杨树明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双手捂脸,眼泪悄然流下。据了解,杨树明案从开庭到宣判等公众场合,从未流露过一丝悔意。今天,他第一次感情外露;也是在这一天,他才知道了自己将被执行枪决,而不是注射。

    之后,杨树明就没有再回到原先被收押的监室。他被带到了特控监室。此时的杨树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时间不长了,罪恶的生命开始了倒计时。他向监管人员要来了笔和纸,以文字的形式与家人诀别。而此时的冯彪也在监控前仔细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夜里11点左右,此时的杨树明的生命仅剩12个小时了。他放下笔,向监管人员请求再与冯彪见一面。11:20,冯彪走进特控监室,与杨树明展开了最后的谈话。

    “杨树明,你的时间不多了,你还有些什么想说的?”

    此时的杨树明面无表情,“想说的太多了!但我最想说的还是,对不起我的父母和妻女……”他微微抬起头,神情木讷,“唉……我更对不起那些被我伤害的人,是我给他们和他们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说话间,杨树明在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绝望的神情。

    冯彪问道:“回顾你的一生,你对今天这个结果怎么看?”

    杨树明答,“失败!”

    冯彪神情严肃地“嗯?”

    杨树明马上解释道,“为人的失败!这包括我自己的思想和行为……”

    冯彪说:“任何人用自己的生命与国家法律进行博弈,最终都会失败。通过你的经历,你想告诫世人一些什么?”

    杨树明故作镇定,长出一口气道,“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只要冷静十分钟再作决定,人生就是一片光明……我的教训太深刻了,但已经无法挽回了!”杨树明用他那无奈的眼神望着铁窗外已经泛起鱼肚白的天空……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鸣也哀。可以看出,杨树明对生命的强烈眷恋,对罪恶的无比忏悔。

    这次谈话直至凌晨5:30,杨树明的生命仅剩5个半小时了。这一夜,冯彪与杨树明都彻夜未眠。而此时,还有一人也一夜未眠。他就是亲自指挥和侦破马家坪系列残害妇女案件的市公安局局长李柏。他拨通了冯彪的电话,详细询问了杨树明这一夜的表现和情况,并就早晨提押杨树明,再一次做出安排和部署。


温馨提示:适度阅读益脑,过度阅读伤身;抵制不良思想,拒绝犯罪行为;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 相关内容
    亲,要不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2018-2019 犯罪档案网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1793534327@qq.com
  • 这是一个专业查询国内、国外、及港澳台的知名犯罪记述档案网。本站并非盈利性网站,站内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百科网,每篇内容都有标注其出处,所以本站将不对其内容和版权信息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处理。本站初衷只为提供查询和分享的目的,为的是让更多朋友们要宣扬正能量,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同时在外要提高警惕,注意人身安全,遇到危险和犯罪行为的,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及时的报警。弘扬国法,宣扬正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犯罪档案网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