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专业记述近代国内外犯罪史的网站,本站记述内容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可能有些犯罪分子过于血腥、恐怖、恶心以及反人类的一些举动,请各位朋友们做好心理准备。亲如果喜欢本网站的话,不妨点个收藏吧!独警惕不如众警惕,顺便在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们哦!目的是让更多人在外要注意安全,传播正能量,打击犯罪行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陕西系列杀人强奸案主犯--王万明
  • 作者:明飞 | 来源:犯罪档案网 | 浏览点击:
    0.0

  •                                  

    中文名
    王万明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满族
    出生日期
    1957年2月26日
    职    业
    罪犯
    原    籍
    辽宁省盖州市红旗满族乡馒首山村







            王万明,陕西系列杀人强奸案主犯。男,1957年2月26日出生,满族,原籍是辽宁省盖州市红旗满族乡馒首山村人,小学三年级文化,现暂住西安市雁塔区鱼化寨街道办事处雷家寨村。1981年11月,该王在原籍因犯强奸罪被盖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后因表现好被托管,托管后再次犯强奸罪被加刑19年;1986年因患肺结核转送至沈阳铁岭劳改医院,治疗期间,用钢锯锯断窗子钢筋栏脱逃;1991年逃至西安市阎良区其兄处帮看果园,后经介绍与雁塔区雷家寨村寡妇孙小翠相识,次年同居,成为事实婚姻,并生一子。

    案情经过
    1997年4月8日,长安县镐京乡尚北村女青年贾小妮(18岁)被案犯强奸杀害于村东100米处的麦田里。案犯在作案时,用火烧掉了死者的阴毛,并抢走了自行车。这起案件的发生,立即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西安市市局刑警支队会同长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迅速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这个案子发现时,尸体已经开始腐败,技术上也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侦破工作仍采取常规方法:即分析案情、刻画案犯、划定侦查范围。依据这起案件的现场勘查、案情分析、调查走访等工作,警方将案犯限制在这样的范围内:年龄在18-45岁之间,心狠手毒,可能受过打击处理,昼行夜伏等。因此,警方的侦查范围以案发地为中心,向外辐射了十几个村、镇,同时召开各所、队长及乡镇干部会议,发动群众,广辟线索来源。但是几个月过去了案件没有进展
    正当专案组工作顺利进行的时候,1997年12月15日和1998年2月13日,仍在这个乡的太平村和南丰村接连发生了两起类似的案件。在勘查这两个现场时,专案组从发案时间、发案地等方面分析,认为案犯是本地人的可能性大,应加大摸排力度,同时增加和改变了摸排条件,首次将案犯个人的婚姻情况如离异或夫妻生活不和等列入摸排条件之中。
    就在上述工作开始不久,外乡、外区又连续发生了8起此类案件,时间是1998年2月28日至1998年的11月24日,发案地分别在长安的细柳、祝村、郭社;雁塔区的鱼化、丈八等地。注:12.1枪案于三月二十九号胜利破案。离公安部要求的三月底仅差了两天。因此西安市局有大批警力空了出来。而接连的强奸杀人案的发生,已经引起了陕西省公安厅的极大注意,西安市局的刘平局长、吴金彪副局长、刑警支队穆文修支队长、张健康副支队长先后多次奔赴各个发案现场,指挥、协调技术及侦查人员进行现场勘查、分析研究。同时,专案组认为,案犯作案手法娴熟,有一定的反侦查技术,绝不会是第一次作案,因此,专案组在对已发案件继续工作的同时,开始收集近十年来在周边地区发生的类似案件的资料。这一收集不要紧,结果让警方大吃一惊!
    最早的一起案子发生在6年前,1992年6月2日,西安市雁塔区鱼化的王英英(18岁)惨遭犯罪分子强奸杀害,此案久侦未破。而接下来的1993年、1994年,在整个西安地区,类似的案件又连续发生了7起,在这8起案件中共死亡6人,这8起案件被警方列为第一条线即第一阶段亦初期阶段;而从1995年开始,类似案件发案有所平缓,到1996年的两年间,西安地区共发案6起,共死亡3人,这6起案件被警方列为第二条线即第二阶段亦平稳阶段。客观的说,在以上两个阶段,案件的发生无论是从影响程度来看,还是案发数量,同当时西安市的治安形势、发案水平相比是相适应的,并无特别之处。因此警方对案件的性质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在这期间,所有的案件都被当做独立的点而就个案展开工作的,破案方式按部就班,缺乏总体联系的基础,因此,这些看似独立的案件在6年里虽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都均未破获。到了1997年和1998年,这一系列案件的发展到了高峰期,无论是数量和影响程度均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不但作案频率高,凶狠残忍,而且作案的过程形成了固有的模式,甚至达到了“娴熟”的地步,这一阶段终于导致了警方对整个系列案件有了真正的分析和认识。1998年,此系列案件已受到国家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公安部在该年将此案与宝鸡系列持械抢劫杀人案(于6月告破)及豫陕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于1999年告破)列为部督大案,要求陕西省公安厅全力侦破!
    随着专案组调查工作的不断深入,案犯的特征愈来愈明显-案犯单人行动、年龄偏大、像是外地人、大胡子等。这个时候,个别专案组成员认为,这些案件系同一个案犯所为,应全部并案侦查。专案组则认为,尽管已发的案件有许多相同点,但是缺乏众多的科学并案依据;此外,据幸存者提供的案犯特征和作案方式,有的也大相径庭,相去甚远。为了少走弯路,专案组重新部署警力,设立了新的专案机构:以发案地的郭社、细柳、祝村为主,继续侦破已发的案件;同时,又抽调部分警力,加紧对现发案的侦破,以现案带积案。同时,侦查措施也重新做了调整:
    一. 继续加大摸排力度,重点放在外地人员身上;
    二. 加强警力,巡逻、守候并采取化妆侦查;
    三. 组织幸存者对案犯画像,并继续寻找其他受害者,提供更确切的线索;
    四. 技术上与外围地区联系,发现类似案件,提供并案依据;
    五. 根据受害者被抢走的三轮车、自行车等物品的特征、案犯的模拟画像,在全市发协查通报;
    六. 组织受害者在案发地周围寻找辨认案犯,并重奖提供线索者;
    就这样,一张大网已悄然撒开。案件发展到此,专案组对全案已经有了清楚的认识,对案件情况有了较为细致的了解,对案犯的刻画也更加准确。因此,侦破工作向良性发展。到了1998年11月,案件终于有了转机!
    1998年11月,郭杜专案组根据调查走访和群众提供的线索,发现该乡窑场临时打工人员宋乾平符合其中一名案犯的特征,且案发后去向不明。专案组立即奔赴旬阳,在当地公安机关的积极配合下,于11月13日将宋乾平抓获。经审讯,宋交代了郭杜“11.01”强奸杀人未遂等6起案件,但对其他案件没有任何突破。经警方调查,排除了宋乾平作案的可能性;紧接着,有一名群众向调查民警反映:“9.23”强奸杀人案案发当天,曾见杜永村的张育平在现场周围活动。经查,该张在案发后去向不明。专案组遂即派专人守候。1月19日晚,在张育平在外抢劫一辆出租车、驾车逃回家中时被守候的民警发现并抓获。经审讯,张交代了“9.23”抢劫强奸杀人等案两起,但其对其他的案件亦是一无所知。经警方调查,又排除了张育平作案的可能性。到现在为止,警方也是相当的吃惊,连抓两名案犯,只是侦破了几起个案,刚刚形成的观点、认识又受到威胁,个别民警对专案组的正确分析又产生了怀疑和动摇。此时,专案组领导都及时地同大家分析案情,让大家明确:案情是朝着有利于警方的方向发展的,表现为:案件的特点越来越清楚,案犯越来越明确:那就是,除了张育平和宋乾平,还存在着第三个罪犯,真正的连环大案的凶手显然另有其人!专案组下令,案件攻坚已到了最后阶段,所有参战干警务必坚守岗位,坚定破案决心,将一切置之度外,所有刑警、交警、武警及相关派出所全力以赴,务必侦破此案!
    1998年12月13日,一名犯罪嫌疑人窜至郭杜街道伺机作案时,被受害人史亚茹认出,经警民合围将其抓获。此人开始抱有侥幸心理,拒不交代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个人情况,警方不急不躁,不打不骂,耐心教育;外围警方一边调查其身世,一边依法对其住处进行搜查,结果收获很大,在其住处发现了两个案件受害人的赃物,审讯的专案组成员也通过研究其心理、了解其身世、掌握其弱点,再加之一些审讯谋略的合理和适时运用,给案犯在心理上造成了很大压力,终于迫使案犯彻底缴械。
    王万明,男,1957年2月26日出生,满族,原籍是辽宁省盖州市红旗满族乡馒首山村人,小学三年级文化,现暂住西安市雁塔区鱼化寨街道办事处雷家寨村。1981年11月,该王在原籍因犯强奸罪被盖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后因表现好被托管,托管后再次犯强奸罪被加刑19年;1986年因患肺结核转送至沈阳铁岭劳改医院,治疗期间,用钢锯锯断窗子钢筋栏脱逃;1991年逃至西安市阎良区其兄处帮看果园,后经介绍与雁塔区雷家寨村寡妇孙小翠相识,次年同居,成为事实婚姻,并生一子。
    根据王万明、张育平和宋乾平的交代,有关单位的立案登记和警方查证、走访落实来看,共破获抢劫强奸杀人案件60起,其中强奸或强奸后杀人未遂39起,强奸杀人21起,共死亡21人,最早的案件发生在1992年4月,最晚的案件发生在1998年11月,时间跨度是7年,也就说在这7年中,在西安市长安县的镐京、郭杜、马王、祝村、义井、兴隆、内苑、斗门;雁塔区的鱼化、丈八;阎良区的阎良、振兴、新兴3个区县的14个乡镇、面积约为13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同时有3个各自独立、互不联系的案犯从事抢劫强奸杀人等违法犯罪活动。从地域来划分,60起案件中长安的9个乡镇共有43起,死亡9人;雁塔2个乡镇11起,死亡9人;阎良3个乡镇5起死亡3人。从作案量来划分,宋乾平作案6起,均系强奸后杀人未遂;张育平作案2起,死亡1人;王万明作案52起,死亡20人。因此,在整个强奸杀人系列案中,王万明作案的比重较大。另外,7年的时间跨度也是以他1992年6月2日强奸杀害王英英开始,以1998年11月24日强奸杀害刘立红案结束。
    至此,陕西历史上最大的系列强奸杀人案在陕西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公安局的巨大努力下,全面告破!因为一些原因,此案在公开的媒体中并未做特别报道,只是少数媒体曾刊登此案,但内容皆甚少不详!
    网上流传

    1997年4月8日晚上,长安县镐京乡尚北村贾家的母亲,还在等着女儿贾小妮上夜班回家。贾小妮年仅18岁,平时在外村一家村办工厂打工,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外村距离尚北村并不远,骑车也就十多分钟,理论上是很安全的。贾小妮是个很听话的女孩,年纪小没有男朋友,平时基本是家和工厂两点一线。今天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好几个小时,贾小妮却始终没有回家。

    贾家的母亲心神不宁,让贾家爸爸骑车去工厂看看,是不是孩子加班了。贾家爸爸也觉得奇怪,很快赶到工厂。此时已经是深夜,工厂门卫告诉他,女工早就下班了,今天没人加班。小小的工厂,女工也不过二三十人,门卫认识贾小妮,亲眼看到她骑车走了。

    奇怪了,难道女儿去亲友家串门去了?不会的,贾小妮从没串门不说一声的。

    贾家老两口和贾小妮的弟妹分别出门,去村里亲戚家寻找女儿。找了一个多小时,没有踪迹。

    他们又去邻村熟人和朋友家询问,仍然没有人看到过贾小妮。一个女工还说,她亲眼看到贾小妮骑车往尚北村赶去,距离村子最多2公里。

    这2公里距离,已经没有人家,只有一些麦田。

    贾家这才惊慌失措,四处寻找,毫无踪迹。

    第二天,贾家人去报警,又发动村子的亲戚朋友四面去找。大家已经想到女孩可能出事了,这几天将村外1公里到10公里范围筛了一遍,毫无收获。

    直到第4天,在村子外不到100米处,一个本村大妈意外的发现了贾小妮的尸体。

    这个大妈看到贾小妮尸体后,当场昏晕过去,1个小时后才醒过来,踉跄去报警。

    民警赶到现场,也被惊呆了。贾小妮死状极惨,让人难以置信。贾小妮遗体仰面倒在麦田里,双目突出,舌头伸出,脖子上有明显掐捏痕迹,显然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遗体几乎全裸,上衣被掀到双乳以上,裤子被褪到膝盖以下,显然是被人奸污了。

                  

    更可怕的是,贾小妮遗体的阴毛被歹徒用火烧灼过,外阴部都被烧毁,惨不忍睹。

    显然,歹徒不单单是一个色魔,还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变态狂。

    贾小妮的钱包和自行车都不见了,应该是被歹徒抢走。这客观说明歹徒的生活档次,似乎不高。

    正常来说,劫色的歹徒多是为发泄淫欲,并不为劫财。贾小妮的钱包和自行车均不值什么钱,歹徒却将它们拿走,说明他比较穷。

    强奸杀人案件非同小可,西安刑警很快赶到。

    刑警们一看现场,就知道歹徒是惯犯。

    为什么呢?歹徒作案手段凶残且熟练。

    首先,这个歹徒胆子非常大。

    他作案的地点虽是麦田,距离村子只有100米。也就是说,只要贾小妮大声喊叫几声,村子里面肯定会有人听见。但没人有听到喊叫声,说明歹徒一上来就制服了贾小妮,让她连喊叫的时间都没有。要制服一个成年女性并不容易,毕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童。

    其次,歹徒手段非常凶残,也绝非初犯。

    根据现场分析,歹徒应该是从背后突然勒住贾小妮脖子,将她从自行车上推倒在地。随后,歹徒将贾小妮翻过来,一手用力掐住他的脖子,一手按住她肩膀,将她活活掐晕后强奸。

    更令人发指的是,歹徒施暴以后,并不放过贾小妮,又将她活活掐死。

    歹徒杀人手段狠残忍,是跪在女孩身上用力掐的。贾小妮当时可能惊醒,奋力挣扎。这个恶魔的力量很大,将贾小妮的肋骨都压断了。最终,贾小妮惨死在恶魔手中。

    杀死贾小妮后,歹徒竟然还放火点燃了贾小妮的阴毛,极为变态。

    诚然,就人口千万的西安来说,这种强奸杀人案件每年都是有的。但如此凶残,如此熟练的杀人案,却很少有。

    歹徒在现场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而贾小妮的遗体被发现时也开始腐败。因该村村民围观,脚印车辙之类也被全毁。

    西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立案后,进行了侦查。侦查手段还是普通的方法,也就是分析歹徒的身份、特征、居住地区,采用走访排查方式。

    贾小妮和歹徒显然不认识,排查贾小妮的社会关系毫无意义。

    剩下的,就只有走访周边群众了!

    以案发村子为中心,一共划定了长安县内10多个村子走访。

    没想到,群众反应的消息几乎为0,没有人看到过什么异常。

    将这10多个村子有前科或者有嫌疑的男性进行调查询问,又花费了几个月时间,始终没有什么收获。

    案件由此陷入死胡同。

    当年在农村的强奸案是比较难侦破的。农村没有摄像头一说且地广人稀,很难有人看到作案歹徒的样子,也难以提供线索。如歹徒不是本乡本土人作案,而是外来人流窜作案,受害者又已经死亡,在当年是很难破案的。

    一晃过去了8个月,1997年12月15日,同一个乡的太平村再次发生强奸杀人案。1个女青年被人奸杀。同样是距离村子不远,死者也是被强奸后活活掐死,死后阴部被放火烧灼。

    警方震惊之余,立即赶到现场,可惜歹徒仍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面对连续出现的恶性奸杀案,陕西省公安厅高度重视,专案组很快成立。

    不过,因有更为严重的案件发生,专案组的力量较为薄弱(就是大家都听说过的12.1枪案哦)。

    这起案件和之前案件很相似,歹徒在距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动手,根本不怕村民发现。

    这变相说明,歹徒对周边情况非常熟悉。奸杀案不同于其他案件,歹徒作案时间至少在15分钟到30分钟以上。对环境不熟悉,歹徒是不敢选择这样的地点作案的。

    专案组认为案犯是本地人的可能性大,应加大摸排力度,同时增加和改变了摸排条件,首次将案犯个人的婚姻情况如离异或夫妻生活不和等,列入摸排条件之中。

    2个月后1998年2月13日,同一个乡的南丰村又有一个女青年被奸杀,歹徒作案手段相同,

    同样是无头案。

    这3起奸杀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导致当地村民出现大规模的恐慌。

    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1998年2月28日至1998年的11月24日,短短9个月内,西安周边竟然发生了高达8起强奸杀人和杀人未遂案件。

    奇怪的是,这8起案件却有一定差异。

    以最后的1起为例。11月1日,一名女青年李某突然被人背后打晕后强奸。歹徒事后试图将她掐死时,竟然没有掐足够长的时间,女青年李某并没有死亡。

    对此,刑警们觉得不可思议。从之前的案件来看,歹徒手段极为凶残,杀人干净利落,不存在手下留情或者手软的可能。

    除了这起案件以外,还有几起是单纯的强奸案。受害女性被打晕后强奸,但歹徒没有杀人。

    除了受害者没死以外,另外一些杀人的案子作案方法也有变化。

    9月23日,一名女青年胡某被人强奸杀死。奇怪的是,歹徒并没有用手掐,而采用石头砸。受害者胡某被砸的颅骨骨折,脑部重伤死亡。难道是歹徒掐死人多了觉得没意思,改用其他方法?

    在短短1年内,连续10人被人强奸杀害或者未遂,几乎每个月1起。该系列案件,必然受到陕西省公安厅和国家公安部的高度重视。

    当年,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要求陕西省公安厅全力侦破。

    专案组再次迅速成立,投入巨大警力,要求限期破案。此时12.1枪案已经告破,西安市公安局得以将所有精兵强,全部将投入该案侦破工作。

    很多案件不是说没有线索或者说不能侦破,关键在于关注的力度。

    一些案件线索就在民间,但如果警力不够,是不可能广泛走访调查的。

    中国老百姓尤其农民,都是很冷漠的。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除非警方上门反复询问,不然他们一般知情也是不报的,怕惹麻烦。

    同时,对于赃物去向的追查也是需要大量警力和多方合作,甚至跨省合作。如果关注度不够,追赃是很困难的。

    一旦成立专案组,尤其是公安部挂牌的专案,情况就完全不同。

    专案组根据这10多起案件分析,认为至少几起案件线索较多。比如11月1日奸杀案中,受害女青年李某没有死,看到了歹徒的长相。

    根据李某描述,歹徒个子不高,人也很瘦,尖嘴猴腮,但力气非常大。一般农村小个子男人,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他像是常年干什么重体力活的工人。歹徒衣服和鞋子都狠破烂,像是打工的。歹徒说的不是西安话,像是陕西东南部的方言。

    女青年李某还回忆,她好像今年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

    对于女青年李某反应的线索,专案组非常欣喜,感觉这系列恶行奸杀案就要侦破了。

    显然,歹徒虽是外地人,却是在当地打工的,符合之前警方分析的本地人作案的范围。而且,现在连歹徒的长相也知道了,抓住他就不会太困难。

    专案组很快画出了歹徒的模拟画像,组织大量警力在案发现场附近走访。

    果然,短短几天后就有了重大收获。

    11月7日,走访11月1日强奸杀人未遂案件时,一个老大爷提供重要线索。

    在看了警方提供的模拟画像后,老太爷回忆起一件事。

    案发之前,他路过现场,发现长得很像画像上的男人在路边躲躲闪闪。这个男人我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

    听到老大爷的述说以后,警方认为这个男人有重大嫌疑。

    更强的是,这个老大爷几乎就把案子破了。

    第二天,老大爷主动联系警方说:我想了一晚上,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家伙是乡里窑厂的一个临时工,叫做宋什么平。这人平时就獐头鼠目的,整天在县城街上瞎晃荡,看过他的人很多。

    刑警立即到窑厂调查,得知此人叫做宋乾平。

    奇怪的是,11月1日案发后,警方带着模拟画像来窑厂附近走访调查后。工友发现宋乾平神情非常紧张,第二天就借口旬阳县老家有事离开了。

    大家都认为,宋乾平同模拟画像非常相似。

    刑警带着宋乾平的照片给女青年李某看,她一眼认出宋就是歹徒。

    警方立即出动抓捕小组,赶赴宋乾平老家旬阳进行抓捕。

    此时专案组极为兴奋,认为只要宋乾平被抓住,这10多起连续奸杀案就彻底破获了。

    11月13日到达旬阳以后,抓捕组刑警连饭都顾不上吃,在当地乡公安带领下赶赴宋乾平所在村子。

    根据村长介绍,宋乾平自从回家以后,一周时间始终躲在家里不出门。

    刑警们先将宋乾平家团团包围,然后让村长敲门。宋乾平刚刚开门,刑警们一拥而上。身材矮小的宋乾平力气果然不小,他奋力挣扎,这么多刑警一时间竟然按不倒他。

    不过,刑警是吃哪行饭的?还能对付不了你一个。

    也就1分钟后,宋乾平被放倒带上手铐。

    在旬阳县公安局,西安刑警对宋乾平进行突审。

    宋乾平开始胡言乱语,拒不交代。

    西安刑警说:你小子你还想赖?杀了人就承认,装什么孙子。

    宋乾平一听说他杀人,吓得跪下说:大叔(其实审讯刑警和他同龄),大叔,我交代,我全交代。我是强奸了几个女的,11月1日那个案子是我做的,其他还有5起。我对天发誓,我没杀人。之前我都是从背后把她们打晕,她们没看到我的样子。11月1日那个女人很壮,和我搏斗,看到了我的样子。我确实想将她杀了灭口。但下手时,我觉得很害怕,半途而废了。

    刑警:你这么说,我们就信?你是不是编的?

    宋乾平:大叔,我绝对没杀人。我要是杀了人,你们把我活剐了都可以。对了,我真的没说假话。

    宋乾平是害怕枪毙,故意胡说吗?似乎不是这样。

    经过对窑厂简单走访,发现宋乾平不太可能做了这么多起案件。窑厂工作繁忙,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时间。至少一半案件发生时,宋乾平正在窑厂搬砖,厂里很多人可以作证。

    警方没有随便相信他的话,将他的精液进行鉴定(当时全省只有西安市刚刚具备鉴定能力)。

    事实证明,宋乾平没有说假话。

    甚至,宋乾平还主动交代了在老家旬阳做的一起强奸案。就是做了这个案子后,心虚的宋乾平不敢留在老家,这才逃到西安。因为旬阳的受害女性碍于面子,事后并没有报案,警方并没有掌握这起案件。

    6起强奸没有杀人的案件,确实都是宋乾平所为。其他奸杀案受害者阴道内的精液,并不是宋乾平的。

    得到这个结果后,专案组所有成员瞬间从兴奋变为失望。

    本来以为这系列恶性奸杀案,就此侦破,谁知道歹徒竟然不止1个人。

    专案组无奈,重新对案件进行梳理。排除了宋乾平的6起强奸案,剩下的案件性质就更为严重,因为大部分都杀了人。

    看来,这个真正的奸杀恶魔极为凶残,远不是初出茅庐的宋乾平之流可以相比的。

    虽然付出巨大辛劳只抓住了不相干的宋乾平,但专案组并不动摇。他们认为歹徒仍然在他们划定的范围内,是本地长期居住的、有犯罪前科、生活档次不高、有严重性变态倾向,必须继续走访侦查。

    为此,整个西安地区民警几乎全部被动员起来,前后出动警力高达1.5万人。办案民警回忆,录下的笔录就有上万份,堆在桌子上高达1米多。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走访期间,又有一个村民反应。

    在9月23日奸杀案,也就是女青年胡某头骨被砸碎的案件发生当天,他曾经看到一个人在现场附近长期停留。

    这个人他认识,叫做张育平,是长安郭杜镇杜永村人。民警立即对张育平进行调查,发现此人非常可疑。张育平此人脾气暴躁,有打架斗殴和猥亵妇女的前科。案发之前几个月,张育平一直在家务农。奸杀案发生以后第二天,张育平突然离开家去了外地。邻居回忆,张育平神色慌张,连行李都没顾得上带走。

    专案组认为,张育平有很大作案嫌疑,要立即进行抓捕。不过,张育平已经不知去向。专案组冷静分析,认为张育平长期外逃的可能性不大。张育平这个人有些劣迹,并没有在外地生活过,也没有出门打过工。这种人没有外逃流窜经验,到了陌生地方不容易混下去。

    同时,他上有老下有小,也很难扔掉家就走。

    专案组认为,如果发布全国通缉令或者大张旗鼓的去张育平搜查,会打草惊蛇。张育平一旦知道警方调查他,恐怕再也不敢回家。偌大的中国,想抓住张育平并不是容易的事,还不如秘密布控。

    到了11月中旬,张育平仍然没有回家。有些刑警沉不住气,考虑是不是立即全国通缉,专案组却坚定要求继续守候。

    果然,11月19日晚上1辆出租车开进村子。1个男人紧张的下车四处观察以后,悄悄的走向张育平家大门。在他刚刚准备敲门的时候,突然被刑警从后面搂住脖子掀翻,戴上了手铐。

    在警车上,刑警问这个男人:你是不是张育平?

    张育平低声回答:是。我是张育平。

    刑警:出租车哪里来的?司机呢?

    张育平:出租车是在外面抢的,司机被捅伤扔到路边了。

    刑警:你为什么跑到外地去?

    张育平:我。。我杀人了,杀了个女的。

    随后,张育平被押到西安市公安局。自知无法抵赖,张育平很快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让警方吃惊的是,张育平虽承认9月23日奸杀案是他所为,还交代了1起强奸案,却不承认做过其他的案子。

    张育平说:我一共强奸了2个女的。做第1个案子时,夜很黑,她没看清我的样子,我就没杀她。第2个案子不一样,当晚月亮比较亮,我怕她看到我的样子去报警。我就是本乡人,她一报警我就逃不了。我一狠心,就把她用石头砸死了。杀了人以后,我非常害怕,第二天就跑了。我在外面过不下去,连他们说什么我都听不懂,只能靠捡垃圾为生。这样过了1个多月,我实在受不了。我曾经电话联系一个亲戚,看看警方上门搜查或者在村里留守,亲戚说没有。我以为你们没有怀疑到我,就抢劫了1辆出租车,冒险开回来将老婆孩子一起接走。我准备把车卖掉搞一笔钱,然后在外地定居做点小生意,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在90年代,奸杀肯定是死刑,更别说张育平还有另外强奸和暴力抢劫出租车等罪行,更是死路一条。正常来说,反正也是死,他没有必要不承认其他的案子。

    经过反复核实,证明张育平没有说假话。

    就在警方审讯张育平期间,又有一起奸杀案发生。

    11月24日长安祝村乡的19岁女青年刘立红,被人残忍奸杀。刘立红被掐死后,阴毛也被歹徒放火点燃。

    显然,这起案件不可能是已经被捕的张育平所为,那么连续奸杀案的歹徒还是另有其人。

    见鬼,好不容易又抓住一个,竟然还不是真凶。

    在排除张育平以后,专案组认为这样不是办法。他们决定重新对整个案件进行梳理,同时调查以往的积压案件。这一调查,把专案组吓了一跳。

    原来,这系列奸杀案并不是从1997年才开始的。

    早在6年前的1992年6月2日,西安雁塔区鱼化就发生过类似的奸杀案。年仅18岁的女青年王英英被人残忍奸杀。根据现场分析,歹徒将王英英从自行车上拖下来掐晕后强奸。强奸后,歹徒又将王英英活活掐死。杀死王英后,歹徒竟然掰下田里的玉米,塞入遗体的阴道内。

    从这起案件开始,3年后的1994年一共出现8起强奸案件,其中6人被杀,平均每年2人被杀。

    对于西安这么大的城市来说,这种犯罪率并不算稀奇。

    随后,从1995年到1996年的1年内,出现了6起强奸案件,其中3人被杀,比之前略高一些。

    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从1997年开始到1998年短短1年内,突然出现高达45起强奸案件,其中12人死亡。

    这就是全国罕见的事情了。

    专案组将宋乾平和张育平两人犯下的8起强奸案件(导致1人死亡)排除在外,仍然还有高达51起强奸案,其中20人被杀。

    如果这些案件均是一个人所为,那么这可谓建国以来,陕西省绝无仅有的单人特大强奸杀人串案。

    鉴于在短短1年内,歹徒连续作案30多起,杀死11人,几乎每个月都杀人。看来,只要警方不抓住他,他就会不断继续杀人。

    在巨大的压力下,专案组人人心急如焚,却仍保持冷静。

    他们反复分析这51起案件,很快有了收获。

    这些案件,显然都是同1人所为。

    歹徒作案以强奸为目的,顺手也进行抢劫。歹徒作案有一定随意性,作案地点大部分在野外,有些则是在公厕甚至受害人家中。这不是说明歹徒草率,恰恰说明他作案很多,手法纯属,心理素质好,并不在意地点。

    上面说了,歹徒敢于在距离村庄仅仅100米的地方作案,就说明他绝对是惯犯。

    同时,歹徒选择作案目标也有一定随意性。

    受害者虽大部分是18岁到25岁的女青年,也有年仅8岁的小学生,甚至还有70岁的老太太。歹徒无法奸淫8岁小学生,就用手指对她进行猥亵。很多被他奸杀的受害者阴毛被烧,甚至阴道里被插入玉米棒、树枝等异物。以上这些,说明歹徒是个极度心理变态的色魔,并非单纯的性欲膨胀者。

    还有,歹徒胆子非常大。

    他作案已经到达丧心病狂的地步。歹徒曾经在同一个地点,距离不过几十米的几地方,连续奸杀多人(几个月内)。正常来说,歹徒作案应该避免在同一点作案,因为警方必然会进行走访调查。他的作案频率还很高,最多半个月就作案一起。要知道,前一起奸杀案或者强奸案刚刚过了半个月,警方一定在四处调查,普通歹徒怎么也要躲一躲,避避风头。他却竟然敢于顶风作案。

    这些案件中,歹徒杀死了一半左右的受害者,仍放过了剩下的一半人。这并不是歹徒仁慈好心。

    歹徒通常从背后突然袭击,勒住受害女性脖子扔倒,然后将她掐晕或者掐死。

    除了当场掐死的,只要看到了歹徒的脸,歹徒一般都会将她杀死。

    侥幸没死的那些女人,要么是没有看到歹徒长相,就是歹徒误以为将她掐死了,其实还没有断气。

    这21个生还受害者中,其实有多人看到歹徒的样子。

    其中1个受害女青年叫做史艺如,是郭社街道的居民,20多岁。98年一个深夜,她骑三轮车回家经过一片田地时,被一个男人从车上拉倒,勒住脖子。史艺如身高有1米68,又是开小商店的老板娘,平时经常搬货颇有些力气。被拉倒后,史艺如一把将男人勒住的手推开,同他扭打起来。这个男人没想到史艺如这么有力气,一时间也愣了。双方搏斗了近十分钟,歹徒竟然无法制服史艺如。期间,史艺如多次高声呼救。

    见史艺如不就范,这个男人恼怒之下,用尽全力将史艺如打倒并且掐晕。

    两人搏斗时间很长,史艺如清晰的看到了歹徒的长相,歹徒最后扯下史艺如的裤带试图将她勒死。期间,史艺如因脖子巨疼被惊醒,可是已经叫不出声。

    万幸的是,正好有几个男人骑车急匆匆的路过。

    因史艺如之前呼救过,歹徒做贼心虚,误以为是来抓他的群众,双手有些放松。史艺如见脖子略松了一些,用尽吃奶的力气扯断裤带,大声呼救。路过的男人听到有女人呼救,急忙向这里跑过来。

    男子大吃一惊,慌忙丢下史艺如逃走,她由此捡了一条命。

    史艺如向警方回忆,这个男人是外地口音,像是东北人。他个子中等,人不是很强壮,但力气不小。这个男人留着一头乱发和满脸的胡子,衣着档次不高,像是农民或者打工者。警察询问史艺如,歹徒年龄有多大。史艺如认为歹徒年纪不小,看起来有40岁左右。

    有意思的是,歹徒虽慌张逃走,却没有忘记骑走史艺如的三轮车。看来歹徒的生活档次不高,竟然冒着生命危险就为1辆车。

    至于其他生还者的描述,同史艺如差不多。

    有了这些线索,看来抓住那个恶魔就不远了。

    专案组认为,之前两次抓捕都没有抓住真凶,不代表侦查方向错了。

    歹徒仍然在排查的范围之内,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收获。

    就在警察反复排查的时候,案件竟然出人意料的破了。

    上面提到的受害老板娘史艺如,在案件中身心受重创。可是,家庭生活困难,史艺如不出去谋生,几个孩子就没饭吃。从医院出来以后,史艺如很快又去自己的小商店工作。

    案发几个月后,史艺如骑三轮车经过现场不远的土路回家。令她惊讶的是,在路边草丛里,竟然一眼看到了那个歹徒。这个满脸胡子的歹徒,坐在草丛里抽烟,似乎在等着猎物。

    史艺如顾不上多想,飞快的骑着三轮车冲到了最近的派出所。

    当时整个西安地区的民警,都在协助侦破这起特大连环奸杀案。派出所民警听到史艺如的报告后,也不管她是不是看错,立即派出几个民警和民兵去抓人。

    也许是连续作案几十起都没事,歹徒非常轻视警察,根本没有提防。直到民警摸到他身边,歹徒才突然发现,拔腿就跑。刚跑了几步,歹徒就被民兵一警棍打翻,随后被生擒。

    案情重大,歹徒立即被送到西安市公安局8处(经常看刑侦电视剧的朋友们,对8处很熟悉吧,呼呼)。

    这个家伙并不好对付,明显丰富的反审讯经验。他胡言乱语,拒绝交代真实姓名和个人情况。期间,他连续报了几个假名字,假地址,装疯卖傻,一会哭一会笑。

    歹徒不交代也没事。经过史艺如和其他受害者反复辨认,可以确认他就是作案的歹徒。

    既然确定你是歹徒,那么还好得了吗。公安局是什么地方?就是收拾恶棍的地方。90年代不是今天,对于重大案件尤其是杀人案的歹徒,暴打几顿是轻的,卸胳膊卸大腿也是你自找的。

    几天后,这个王八果然老实交代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住址。

    他真名叫做王万明,1957年出生,今年41岁。他是辽宁省盖州市红旗满族乡馒首山村人,满族,小学高年级文化,目前在西安市雁塔区鱼化雷家寨村做上门女婿。他的老婆是个姓孙的寡妇,两人生育1子。

    警方立即赶赴他的家里,进行调查。刑警们刚刚推开王万明家院子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史艺如的那辆三轮车。车子和被抢的时候完全一样,甚至牌照都挂在上面。

    对王万明家的搜查中,很快发现了被奸杀女性的自行车、钱包甚至梳子等物。

    人证物证俱在,王万明想要抵赖也不行了。

    王万明交代,之前西安附近的51起强奸案均是他所为,他至少杀死了20人。

    为什么王万明会如此疯狂作案?并不难理解。这个混蛋本来就是一个负案在逃的色魔。

    王万明从小就是个心理变态的淫棍。早在1981年1月,刚刚24岁的王万明就因强奸妇女,被辽宁当地法院判处5年徒刑。

    服刑期间,因他表现不错,被托管回家劳动。在托管期间,狗改不了吃屎的王万明再次强奸妇女。此刻正好是1983年严打,新帐旧账一次算,对他重判加刑19年徒刑。

    服刑3年后,王万明被查出有传染性的肺结核。监狱方面将他转到沈阳铁岭劳改医院关押。医院的戒备,没有监狱那么强。1986年,王万明用一根钢锯锯断铁窗的栏杆逃走。

    医院方面立即对全国发布通缉令,王万明成为重大案犯。

    逃亡几年后,1990年王万明逃到西安阎良区他的大哥王万生家里。王万生明知道王万明是通缉犯,仍然收留他,让他照看自家的果园。

    次年,经过大哥介绍,王万明做了上门女婿,和雁塔区鱼化雷家寨村寡妇孙某同居生子。随后长达7年,两人生活在一起,直到被捕。

    王万明交代,他有一种极为变态的性欲。在和孙某同居的第二年,也就是1992年6月2日,他就不满于普通的夫妻间性生活。在离家鱼化雷家寨村不远的地方,王万明遇到了路过的18岁少女王英英。王万明见附近没人,将王英英从自行车上拖下掐晕强奸。事后,因为是在家门口作案,王万明惧怕王英英认出她,将她活活掐死。

    这是王万明第一次杀人。

    更令人发指的是,掐死王英英后,王万明用玉米塞入遗体的阴道内。

    杀了王英英以后,王万明曾非常紧张。案发现场距离他的家不远,他又是一个负案在逃的逃犯。如果警察排查到他家,他就很危险。连续几个月,王万明身上时刻带着钱,随时准备丢弃老婆出逃。

    半年过去了,警方并没有怀疑他。觉得危险不大的王万明,几个月后又做了一个案子,奸杀一个人。在随后几年内,王万明胆子越来越大。他陆续作案,10多起,杀死9人。到了1997年,随着家庭关系的恶化加上生活艰难,同时觉得警方根本抓不住他,王万明开始爆发式作案。

    在1997年到1998年短短1年内,他连续作案30多起,杀死11人之多,几乎每个月都杀人,直到被捕。

    人证物证俱在,警方仍然进行了DNA检测,确认了王万明是这一系列串案的真凶。

    法院确认王万明犯有52起强奸案,杀死20人,罪大恶极(补充:无需审判,就地枪决),判处死刑。王万明的大哥王万生等人犯有包庇罪,也被判处数年有期徒刑。

    这个案件,可谓全国少有的特大连环奸杀案。案子虽告破,仍然有20名女青年无辜送命。

    案件有很多让人深思的地方。

    借用警方内部检讨的材料来说吧。

    王万明是一个全国通缉的逃犯,却能够在西安附近农村从容躲藏长达8年之久。如果王万明只是不断变换住所的流窜,还可以理解。实际上,王万明不但在同一个住所长期生活,甚至还娶妻生子、承包土地。在这么多年,根本没有人问问他的真实身份。

    同孙寡妇同居后,孙家一再要求正式结婚,但王万明百般推脱。当时孙家已经怀疑王万明身上有什么案子,只是贪图他能当上门女婿干活(当地男人很少愿意做上门女婿),并没有去查清他的身份。

    承包村中土地时,村干部连王万明的身份证都不看。

    更有甚者,在王万明儿子出生后,他曾经去派出所为儿子上户口,民警一样没有查证他的真实身份。

    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倒是西安的一个朋友并不吃惊:这有啥?我们那里就这样,随便给点钱打点打点,什么都能解决。

    至于案件本身,也有很多问题。王万明第一次奸杀案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如果作为重大案件认真排查,还是有机会抓住他的,事实是没有。

    甚至,在公安部立为督办案件,全市大排查期间,有些民警仍然不太认真。专案组组织高达1.5万警力排查。由于个别民警工作疏忽,竟然将王万明漏过去了。

    至于追赃更是荒唐。在王万明被捕之前,他的老婆就骑着受害者的三轮车,还挂着原来的车牌。甚至王万明被捕后,他的老婆仍然骑着这辆车做生意。

    虽专案组侦查方向没错,迟早也能捉住王万明。可按照这种效率,如果不是受害者史艺如自己发现歹徒并且带着人去抓,恐怕还会有无辜女性惨死吧。

    另外,对于王万明这种人,个人觉得枪毙太便宜了,最好在西安钟鼓楼广场公开火剥皮处决为妙。

    皮也不要浪费了,萱草以后挂在城楼上示众就是了。

温馨提示:适度阅读益脑,过度阅读伤身;抵制不良思想,拒绝犯罪行为;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 相关内容
    亲,要不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2018-2019 犯罪档案网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1793534327@qq.com
  • 这是一个专业查询国内、国外、及港澳台的知名犯罪记述档案网。本站并非盈利性网站,站内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百科网,每篇内容都有标注其出处,所以本站将不对其内容和版权信息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处理。本站初衷只为提供查询和分享的目的,为的是让更多朋友们要宣扬正能量,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同时在外要提高警惕,注意人身安全,遇到危险和犯罪行为的,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及时的报警。弘扬国法,宣扬正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犯罪档案网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