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专业记述近代国内外犯罪史的网站,本站记述内容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可能有些犯罪分子过于血腥、恐怖、恶心以及反人类的一些举动,请各位朋友们做好心理准备。亲如果喜欢本网站的话,不妨点个收藏吧!独警惕不如众警惕,顺便在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们哦!目的是让更多人在外要注意安全,传播正能量,打击犯罪行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1994年青川特大血案
  • 作者:明飞 | 来源:犯罪档案网 | 浏览点击:
    0.0

  •       

    中文名
    1994年青川特大血案
    外文名
    1994 Qingchuan large murder
    发生地点
    广元市青川县
    发生时间
    1994年






    1994年和1995年,广元青川对水库淹没区的金矿资源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抢挖。  
    白龙江流域兴起淘金潮后,淘金者为争夺地盘,两团伙持火药枪,自制炸药包等进行武装械斗,造成19人死亡、15人失踪,血案惊动国务院、公安部

    事件原因

    李某本来是在江油第一建筑公司武都分公司上班。看到青川淘金大有可赚,便也辞职下海,并组织一些江油社会闲散人员,到白龙江青川县沙州镇大湾村大坪社河段开采沙金。
    因与该流域开采沙金的射洪籍人李洪争地盘并发生斗殴,为报复李洪,李某邀约同在该河段开采沙金的江油籍人朱某、廖某、周某等,策划组织80余人,打算与李洪打一架。
    而李洪也花钱雇了近百人,手持火药枪、刀、斧等工具分乘一辆大巴车、二辆中巴车前往大湾村河段,准备与李某血拼。惊天血案由此而生。

    事件过程

    青川境内白龙江流域,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出现淘金者,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由于要修建重点能源项目宝珠寺电站,1994年和1995年,青川当地对水库淹没区的金矿资源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抢挖。从此,掀起采金狂潮,每天最多时达上万人之众。有人以“百里江面不夜地,千车万人淘金来”形容当时的场景。就是在淘金热潮下,利益的驱使,导致了一场血案的发生,两团伙组织上百人武装械斗,一方半路伏击 ,致19死15失踪。

    发生背景


      7月14日,原青川县黄金管理局沙洲站站长李爱民介绍,1983年,青川成立黄金管理办公室,1993年成立黄金管理局。1984年,政府开始收钱办理采金许可证,那时需要1260元,到1994年,价格已涨到4万多元。
      广元市国土局总工程师刘彬曾参与筹建广元金矿方面的工作。刘彬介绍,当时广元成立了黄金管理局,并成立了“黄金管理指挥部”,进行统一管理。青川县的主矿白水金矿属于央企,周边区域的零星金矿资源,则可由个体或合伙进行开采。周边金矿资源开采需获得“黄金开采许可证”。据当年发证人员介绍,两年抢挖期,发放的证件约有几百个。
      青川县沙洲镇大湾村一带,是当年采金最火爆的地方,当时人称金河坝。大湾村村民王天江介绍,那时,整个河段到处是人,白天黑夜淘金。李爱民说,当时整个河段都是采金者,每天少则几千人,多则上万人。

    产生冲突

    李爱民介绍,在金河坝里,凡有名的“红窝子”(出金率较高的矿井),大多有各式枪支和弹药。政法机关不定期突击搜查,收缴一批,不多久又发现第二批。他说,一些不法分子还进行“黑吃”,打探到哪个金窝子挖“红”了,或者强行“入股”,或者以武力相威胁,低价买进自己开采,或者干脆白拿强要。
      7 月 13 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青川,说起这场血案,几乎无人不知。当地人将此次血案称为“血战金河坝”。
      大湾村村民李红先介绍,李洪原籍射洪,生活在青川,是淘金者中有名的霸王;李代明,江油武都镇人,原是江油武都建筑公司员工,后组织人前往青川淘金。
      据警方调查,1994年10月,李洪派人在李代明金坑旁开挖金坑,遭李代明驱赶。同月14日,李洪邀约10余人欲找李代明“谈判”,双方一见面,就发生争执。李洪等人将李代明等人打伤,李代明等人逃走,双方放话再打一架。随后,李代明等人商量决定在元坪子伏击李洪一方的人,并向附近村民借来火药枪,制作炸药包、炸药弹数十个。李洪也网罗了100人,准备了火药枪等工具。

    惨案发生

    60多岁的梅中春,就住在距案发现场100米远的山坡上。7 月 13 日下午,在他的指引下,记者来到当年的案发现场,曾经繁忙的公路已变成了荒地,一边是茂密的森林,一边是已蓄水的白龙江。
      警方调查得知,1994年10月17日上午,李洪安排人租来一辆大客车和两辆中巴车,组织人员上车后,分发了西瓜刀,后来又安排人制作了炸药包。随后,三车向大坪进发。17日上午,李代明一方听说李洪的人已到沙洲,迅速派人至元坪子拦车,并安排人手埋伏在公路附近的树林中。当天13时许,李洪一方的车辆行驶至元坪子处遭拦截,李代明的一名同伙朝第一辆客车开了一枪,随后,众人持砍刀、木棒打砸车窗,埋伏人员用石块和炸药包投掷三车,李洪等人被迫逃离客车。李代明一方在公路上继续“追击”,李洪一方有的向山上逃亡,有的躲入附近农户家中,还有数十人被追撵至白龙江中,导致17人溺亡,15人失踪。此外,李洪和另一人被砍死。 [2] 
    刘彬介绍,血案发生后,广元市成立了黄金指挥部,调动各个部门进行大力整顿,首先是将办证权限收归指挥部统一办理,不再是有钱就办证,还需审查开采者的身份等。同时,由政府统一划定开采区域。此外,政府还大力整顿非法开采者,打击无证开采。整顿后,采金者少了很多,淘金热潮慢慢退去。到1996年,白龙江开始蓄水,淘金河滩淹没在湖底,淘金热潮成为历史。
    2001年8月19日,青川县公安局将李某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列为网上逃犯缉捕,同年9月26日,省公安厅将李某列为省厅A级通缉逃犯缉捕。17年来,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先后十余次组织专门人员对李某进行追捕,但均无结果。 [3] 

    伤亡情况

    李洪等19人当场死亡(其中17人跳入白龙江淹死),11人失踪、3辆客车损毁。
       现场故事
    转眼之间,尸横遍野
     
    1994年10月17日中午1时许,在白龙江中游川甘陕结合部青川县的金厂沟附近,两个采金团伙爆发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火并。 来自江油的代某,组织手下30余人,手持自制炸药包、火药枪、匕首、木棒等, 袭击了由李某率领的乘坐三辆客车的近百人的另一个团伙,两辆客车被炸坏,窗玻璃、座椅、 灯具等损坏严重。李某等二人当场丧命于车前。 匕首把李某的肚子划开了一条长口子。内脏历历在目, 尸体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被李某召摹来的几十个打手,猝不及防,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下, 或跳入滚滚的白龙江,或蜷缩于车底瑟瑟发抖。 截止10月19日,已从白龙江沿岸发现了13具尸体。
     
    为抢占“金线”,战斗急剧升级
     
    白龙江中游沿岸, 是名副其实的金三角,其采金史可以追溯到汉代。近年来, 场面更为壮观。百里江面不夜地,千车万人淘金来。 江油人代某,颇有所得。前不久开的一口“槽子”(采金井)“落磴”(打井至坚硬的岩石层)后,向前方掘进几十米, 终于撵上了“金线”(含金矿脉), 据说每班可采金600余克,除去30%的开销, 每班可净得沙金400余克,其利润之高,足以诱使不法之徒铤而走险。
     
    李某下了一口“槽子”,不知是巧合, 还是预谋,正位于代某采到的“金线”上━━也就是说,这口“槽子”“落磴”后, 不用在地下四方掘进、寻找, 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采到富矿金沙。
     
    代某岂能容人切断自己的“金线”, 李某怎能拱手退出发财宝地,于是矛盾爆发了。 几天前,双方终于交上了手,李某人多, 占尽了优势,狠狠教训了代某一顿。双方约定,10 月17日中午在金河坝再次较量。
     
    一方假戏假做,一方真枪实弹,终于酿成血案
     
    李某虽也是外地(射洪)人, 但在“金三角”呆了数年,娶妻成家,认识不少哥们兄弟。他租来三辆个体客车,摹集近百名打手, 以木棒、菜刀、火药枪为武器。同伙互相不全相识,为避免打自己人, 以在左手缠白毛巾为标志。17日一早,在县城乔庄饱餐一顿后, 浩浩荡荡驱车开往金河坝。李某以第一次的经验, 错误地认为,凭自己这近百号人,以多治少, 足可以令对手闻风丧胆。
     
    代某已经红了眼,手下仅三四十个人, 明知在兵员上毫无优势可言,只有孤注一掷,在火器上下功夫, 于是自制了小型炸药包--空易拉罐内,填满炸药、铁沙子。目击者说, 他们为防止“哑炮”失误,还安装了双雷管, 这简单实用、威力巨大的土炸弹,共制造了200余枚,李某一方,人平可“吃”两个多。 这TNT早已不是闹着玩或者吓一吓人了,它的代价,是人血和生命!
     
    为确保打赢这场争夺战, 代某等人可谓煞费苦心。知情人透露, 他们准备了伤员救护队和撤退时渡河的船只, 制订了“打了就跑”的周密作战部署,许下了打死、打伤、 打垮对方的成千上万的“单项”赏金。
     
    在车流稠密的212国道----川甘公路上,要准确地袭击对方车队, 一眨眼工夫置对方首领于死地,大家推测, 代某一定派出了精干的侦察员。
     
    可怜李某, 根本没有对方认真和坚决, 以为这只是一场街娃儿打群架的游戏,人多为王,狗多占强, 足以吓跑对方,所以躺在颠簸的客车前座, 做着鸣金凯旋的美梦,算计着打伤、 打败对方需多少“单项”赏金及租车费。既无先遣队,也无后援,三辆车紧跟在一起,犯了兵家之大忌,死到临头, 都没有闹懂个中原委。
     
    究竟死了多少人,也许永远是个谜
     
    目击者称, 代某一方的伏击战打得干脆利落。地点选得很绝, 没有遵从双方达成的“君子”协定,而是在途中。伏击地一方靠山, 一方临水,两端是狭窄的公路, 汽车不能横冲直撞,也不能很快倒退。
     
    代某的30余人, 一式的黑色皮夹克,强迫停车后, 立即实施了彻底的毫不手软的一次性打击。
     
    李某及其手下根本来不及还击,求生的本能,使其立即作鸟兽散。跳车下去的人,为躲过震耳欲聋、 四处炸响的土炸弹,只有扑向湍急的白龙江。 但见江水四溅,血肉横飞。截止19日, 已经确认了15具尸首。是否有未浮上来的尸首, 是否早已随着白龙江冲到嘉陵江、长江之中, 谁也说不清楚。
     
    而李某手下的好些打手,是临时召上车的,家人、亲友并不知道。雇主李某,已暴尸荒野,无法查证。相比之下, 幸存者们没有到手的雇佣费、租车费等,只能成为永久的遗憾了。
温馨提示:适度阅读益脑,过度阅读伤身;抵制不良思想,拒绝犯罪行为;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 相关内容
  • 6·16内蒙古牙克石特大凶杀案(19年04月09日 )
  • 亲,要不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2018-2019 犯罪档案网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1793534327@qq.com
  • 这是一个专业查询国内、国外、及港澳台的知名犯罪记述档案网。本站并非盈利性网站,站内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百科网,每篇内容都有标注其出处,所以本站将不对其内容和版权信息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处理。本站初衷只为提供查询和分享的目的,为的是让更多朋友们要宣扬正能量,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同时在外要提高警惕,注意人身安全,遇到危险和犯罪行为的,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及时的报警。弘扬国法,宣扬正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犯罪档案网 手机版